当前位置:上品 前沿 正文

封校七日规则怪谈

封校七天,我们所有人都收到一条短信:

【请遵守这 25 条规则,等七天后学校解封方可离开,提前离校的同学……】

1

高数课上得好好的,我突然收到一条短canada Goose信。

【1.不要回答老师的任何问题。】

【2.老师如果拖课,请无视,下课后不允许在教室逗留。】

【3.不允许逃课,在教室里保持安静。】

【4.图书馆是绝对安全的,一次最多只世爵能待两个小时。在图书馆必须保持安静,不然会被管理员惩罚。】

【5.宿舍是绝对安全的,但只在晚上八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是绝对安全的。】

【6.自习室是安全的,一次最多只能待一个小时。同学之间可以交流,但自习室里的同学不一定是正常的。】

【7.如果里面的人不主动开门,外面就没有谁能进宿舍。】

【8.晚上十一点以后查寝,不要给查寝的人开门。】

【9.晚上睡觉别主动关灯,灯会自己关掉。】

【10.在宿舍走廊上看见戴红色高帽的人,马上向宿管求救,在此期间不要回头。】

【11.在宿舍内,有问题找宿管;在宿舍外,有问题找辅导员。】

【12.别去校长办公室。】

【13.别吃食堂的肉包子。】

【14.远离校园里的猫,千万不要喂猫,因为你无法选择拿自己的什么喂猫。】

【15.学校里没有狗,远离看见狗的人。】

【16.警惕学生会,学生会里浪琴 (1)没有人。】

【17.晚上十二点后不要出宿舍,要等到天亮才行。】

【18.在被歼灭的宿舍中,不要吃里面的东西,也不要跟里面的人说话。】

【19.别跟学校洗手间隔间里的人说话。】

【20.睡觉前确保你的舍友都是正常人,如发现异常,说一句「狗在外面」,把出去的人关在宇舶表门外。】

【21.尽量保证你舍友的安全,单枪匹马不太容易活下去。】

【22.无论何时,别吃太多,别太贪婪。】

【23.不要轻易卡西欧相信别人。】

【24.坚持七天,七天后学校解封,坐上十七路公交车,离开这里。】

【25.在学校解封前,千万不能离开学校!!!】

我看完这短信,抬头环顾四周。

教室里的同学们面面相觑,想必都收到了这个短信。

我刚想跟我的舍友陶然说话。

【在教室里保持安静。】

我闭上了嘴,打开微信在宿舍群发信息。

我问:你们收到短信没?

陶然:嗯哪,恶作剧呢,我才不信。

周毅强:恶作剧不至于全班都发吧?然哥,你不信?那你站起来吼一声,看看会不会死。

陶然:滚。

孙华文:虽然说很不科学,但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事情无法用科学解释,我们还是不要轻雷达 (3)举妄动。

随后萧泽跟着发了一个狗头表情包。

黄庞:臣附议。

教室里暂时没有人发出声音。

突然,传来一阵笑声。

「哈哈哈哈哈。」

笑声从我前面传出来,我抬头一看,好家伙,那哥们刷抖音刷得忘我呢,估计都没看见短信。

那笑声在教室里显得尤其突兀。

老师停止了名牌跑车讲课,机械般冷笑几声:「呵呵。」

老师嘴角上扬的弧度让人害怕宝诗龙

教室里没人敢发声。

「不尊重老师就要付出代价。」

高数老师说完,那个刷抖音的男生就不动了,他目光呆滞,缓缓抬头,身体逐渐向上升起,最后被吊在了教室半空!

「嘀嗒。」

男生的身上缓缓滴下来红色的不明液体。

我吓得倒吸一口气。

「啊——」有些胆小的女生叫了出来,结局自然也是一样的。

教室里重新回归西铁城 (1)死寂。

老师继续讲课。

我们宿舍群中炸开了锅。

陶然:??什么情况?短信是真的?!

周毅强:我决定了,下课我就去图书馆!没想到我这辈子第一次去图书馆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孙华文:那我去自习室看看情况,说不定能搞到新消息。

我:孙老大,你真是英雄啊,我们海瑞温斯顿宿舍里的几条狗命都要靠你吊着了!

孙华文:不要宝名表随便麦瑞泰基说「狗」这个字。

萧泽:顾堂,你不会能看见狗吧……

我:去你的,吓我一身鸡皮疙瘩,我一直在陶哥旁边,你不要污蔑我!

黄庞:我作证。

……

「叮铃铃——」下课铃响起。

高数老师仿佛没听见铃声,甚至还喊同学回答问题。

【不要回答老师的任何问题。】

【老师如果拖课,请无视,下课后不允许在教室逗留。】

我们宿舍六人拿起东西就往外跑。

2

从现在开始,今天算是第一天。

周毅强、黄庞去了图书馆。

原本打算一起逃课的萧泽和陶然硬着头皮接着去上课。

而我决定和孙华文去自习室打听消息。

【自习室里的同学不一定是西科斯基正常的。】

在进入自习室之前,孙华文提醒了我一句。

自习室热闹得很,大家叽叽喳喳的,甚至有人带了瓜子花生,跟开茶话会一样。

这里的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还没有意卡地亚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七天而言,只要遵守规定,就不会出什么事了。」一位戴着厚厚框架眼镜的男生开口说。

「没那么简单。」一位扎着高马尾,看上去英语就很好的女生开口道。

孙华文也加入讨论:「现在我们已知的威胁有三个:老师、查寝的和学生会的。」

「显而易见,还有未知的威胁。」一位穿戴着蓝色棒球帽的男生说,「我叫唐振。」

我们互相介绍了一下自己。昆仑表

戴眼镜的男生叫李运,女生叫高甜恬。

「现在的问题是,图书馆、自习室和宿舍是安全的,我们为什么要逃到图书馆、自习室和宿舍?我们在躲避什么?」孙华文不愧是孙华文,一针见血。

李运倒吸一口气:「我想起来了!」

「你想起来什么了?」我问。

「死宝格丽去的同学。我刚刚在路上,看见了我的同学,可他明明已经死在了课堂上。」

孙华文马上追问:「那他有对别人进行攻击吗?」

李运摇摇头。

我们陷入沉默。

死去的人再次完好无损的出现,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时,自习室走进来一位新同学,当我看见他的脸后,我吓得体温骤然下降。

是上节课在我前面刷抖音的男生!

他怎么会天梭在这里?

我看见他坐到了第一排的空位上,像一个麦卡伦没事人一样,跟那边的同学有说有笑。

我看向孙华文,孙华文皱起眉头,明显也注意到了那个人。

【自习室里的同学不一定是正常的。】

我脑海里再次响起这句话。

我在心里隐隐约约产生一个结论:死人不会对活人产生威胁?

但它们的存在也绝非没有意义。

那它们出现在我们身边的目的是什么?

「我有个不成熟的结论,」唐振说,「死人不会直接杀人,那么它们就很有可能通过某种手段,间接杀人。」

「我同意唐振。」孙华文点点头欧瑞玺

听到唐振的话,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死人喜欢间接杀人。】

「现在是第一天,自习室内正常人还是占绝大多数的,越到后面,自习室交流的意义就越小,到最后,我想自习室内大多数人的话都不能相信。」高甜恬建议道,「不如我们出几个我们自己的问题,下次见面时互相问一遍,如果有谁说不出来,谁就是内鬼,那就终止交流,如何?希思黎

「你能保证人死了,记忆就没了?」我反问。

「你去打探打探那个家伙。」孙华文朝我使了一个眼色。

很明显,那个家伙指的就是上节课在我前面刷抖音的豪客比奇

让我去打探死人?我才不要!

「我怕。」

「没事的,这里是自习室。」

也对。

【自习室是安全的。】

我壮着胆,走到那个男生面前。

「兄……兄弟,问你个事成不?」

「啥事?你问呗。」那家伙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

我放心不少,接着问:「你上节课上的是什么课?」

「大学物理啊。」

「好的,谢谢。」

「不客气,下次再来啊。」

得了吧,我才不要再看见你。

我回到座位,将情况告诉了孙华文他们。

现在大概可以确定,死人的记忆是混乱的。

于是,高甜恬给我们出了三个题。

一:学校三号食堂的关东煮不错啊,你们都喜欢吃什么?

我的回答应该是:白萝卜。

孙华文的回答应该是:可乐。

高甜恬的回答应该是:玫瑰花。

唐振的尊皇回答应该是:篮球。

李运的回答应该是:三号食堂并没有关东煮。

二:你们最近都看了什么电影呀?

我的回答应该是:你有带餐巾纸吗?

孙华文的回答应该是:学校里没有乌鸦。

高甜恬的回答应该是:《哈姆雷特》。

唐振的回答应该是:我挺喜欢吃西兰花的。

李运的回答应该是:得了吧,装什么高雅。

三:你们晚上大概几点睡觉?

我的回答应该是:朕夜不能寐。

孙华文的回答应该是:关灯就睡。

高甜恬的回答应豪度该是加拿大鹅:我最近养生。

北京表振的回答应该是:人还孔雀表要睡觉的?

李运的回答应该是:晚上十一点半。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要到一个小时了,自习室里的人也已经陆陆续续先后离开。

「此地不宜久留,诸位保重。」

我跟孙华文离开了自习室。

3

今天是第一天,我跟孙华文走在校园里,感觉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

绝大多数同学还正常。

现在才晚上六点多十五分。

还不能回宿舍。

难得,明明还没到期末,图书馆人数却已经爆满。

但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很久。

当不正常的人占领绝大多数时,图书馆就会减轻压力。

图书馆隐藏功能——衡量死人与活人的比例。

图书馆爆满:恭喜你,你周围的环境还算正常,你只要遵守规则,就能活下去。

图书馆出现空位:仅仅只会遵守规则的人被淘汰了。

图书馆的空位占百分之五十:平均你每遇见两个人,有一个人就有问题。

图书馆空位占百分之五十以上:你已经被包围了……

如果生存足够残酷,能活下来的人大多有点东西。

我能活下来吗?

我问我自己。

「我觉得,我们想活下去,仅仅遵守规则是不够的。遵守规则这件事,是机器最擅长的。我想等到最后,在不破坏规则的前提下,我们还必须要灵活、要会变动。」走着走着,孙华文突然给我来了这么一句话。

「我们该怎么灵活?怎么变动?」

「还不太清楚,但生存绝非易事,我们必须拼了命,才有机会活下去。我有预感,在不破坏规则的同时,我们还要自己搞出一点贝伦斯新东西。」

接下来,我把孙华文的话概括了一下。

【在不破坏规则的前提下,建立能让你活下去的新规则。】

我真是上辈子积德,让我碰见孙华文这么一个朋友。

跟高智商的人在一起,感觉我的智商都被升华了。

「孙华文,我决定了,」我一脸严肃看向孙华文说,「我死了都要跟你埋一块,等几千年考古后,跟你放在一个玻璃罩里面展览。」

「别沛纳海 (14),我这人对自己要求比较严格,我只允许女人跟我埋一块。」

见色忘友的家伙。

我都没嫌弃你,你倒嫌弃我了。

不知不觉跟孙华文走到了食堂。

吃完饭应该就能回宿舍唐·培里侬香槟王了。

食堂里亮如白昼,与往常不同的是,每个餐口都提供肉包子。

【别吃食堂的肉包子。】

短信上不让我们吃肉包子,但肉包子还是这样明目张胆的提供。

到底是谁需要肉包子?

会买肉包子的都是谁?

「注意点买肉包子的家伙。」孙华文跟我想到一块去了。

「孙老大!顾哥!」

陶然和萧泽端着餐盘坐到了我们对面。

「我和萧泽今天上课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简直三生不幸,吓坏了我水灵灵的大眼睛。」陶然一落座就急忙开口。

这时周毅强和黄庞不知道从哪里走过来的,周毅强把可乐往桌上一拍,坐下,双手交叉放在下巴下,对陶然字正腔圆地说:「请开始你的故事。」

一下子我们宿舍的人算是都来齐了。

「我们在课上看见学生会的了,」萧泽吃了一口番茄炒蛋说,「接下来让陶哥讲吧,我看他挺积极的。」

「在那个阴雨绵绵的下午,我跟萧泽提心吊胆走进了教室,老师站在讲台上,如雕塑般一动不动,朝台下瑞宝的学生露出比蒙娜丽莎还要神秘的微笑。我当时的心情,如同被送上断头台的路易十六。」

周毅强没耐心了,对陶然不耐烦道:「你别说了,磨磨唧唧的,萧泽你来讲。」

「别介,我现在好好讲!」陶然当然不愿意将机会拱手让给萧泽,「上课的时候有个学生手机铃声响了,那个人就接电话,老师说要惩罚他,他就把老师杀了。」

陶然跳跃太快,豪度让我没反应过百达翡丽 (27)来。

我问:「没了?」

「嗯哪。」

「你能不能说详细一点?说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呢?」周毅强再次发表自己的不满。

「我详细讲,你说我磨叽。你真是善变的男人。」

陶然最终又补了几句。

据陶然描述,那个学生行为十分嚣张,态度无敌狂妄。

当然十有八九是陶然添油加醋。

毕竟嚣张狂妄的人都不会让人从心底害怕,所以还是萧泽的话比较可信。

萧泽的描述中,那个学生眼神空洞,表情僵硬,如生锈的机械般缓缓站起身,那个学生如气体般穿兰博基尼过课桌和其他学生,飘到老师的面前,拿出了一个正方形的盒子。

盒子不大,每个面大概只有两个手机那么大。

那个学生竟然拎起老师,把老师硬生生塞进了盒子里,全部塞了进去。

台下的学生就眼睁睁看着一个人被挤压地变形、扭曲。

流了一地的红色液体。

那个学生面无表情做完了这一切,然后同手同脚走出了教室。

陶然和萧泽吓得互相抱团,瑟瑟发抖。

因为还没到下课时间,所以坐在教室里的人只能承受恐惧。

「你怎么知道那人是学生会的?」我问萧泽。

「盒子上每个面都写着『学生会』三个字。」

孙华文WEMPE接着问:「但学生会的人跟正常人和死人都有点不一样吧?走在路上能看出来吗?」

「能。」萧泽点点头。

孙华文得出结论。

【学生会或许不擅长伪装,但它们极度危险。】

我想起短信上的信息。

【学生会里没有人。】

4

「学生会的人会攻击我们吗?你们只看见它攻击老师吧?它坐在那么多学生中间,不也没有攻击学生吗?」周毅强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

「呃,既然你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我待会回宿舍帮你收拾收拾,你去学生会睡吧,等你去世了我再接你回来。」陶然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终于找到机会,怼天梭了周毅强一句。

孙华文想了想,说:「学生会既然存在,它是不可私人定制能不动手的,我觉得有两种情况。第一,学生会攻击需要条件,比如得罪学生会,就是给了学生会攻帕玛强尼击的条件;第二,还没到时间。」

「什么是没到时间?」周毅强问。

这次我听明白了孙华文的意思,便向周毅强解释道:「就是前几天不动手,等最后出手,把咱们一网打尽。」

「完了。」

我拍拍周毅强的肩膀安慰道:「别这么消极嘛,也就七天,忍一忍就过去了。」

「要说消极,最消极的还是黄庞,他最近都开始看棺材要翻盖还是滑盖的了。」

陶然插了一嘴:「有没有触屏的,推荐一下。」

听到这话,孙华文忍不住笑了出来。

【尽量保证你舍友的安全,单枪匹马rolex不太容易活下去。】

我突然间意思到这句话的作用。

如果没有孙华文他们,我可能连一天都撑不下去。

我们一定都要好好的,活着离开这里。

吃完晚饭,已经八点,我们朝宿舍走去。

我头一回感觉天黑得那么吓人。

「有人看见狗啦!快跑!」

前方人群中,不知道哪个女生喊了一声,随后,人群向四周飞速散开。

我们也往回跑,但我发现孙华文没有动。

「孙华文,你疯啦?还不快跑?!」我朝孙华文大吼。

「你们先走,我在远处看看……富贵险中求,我必须尽快掌握最多的信息……如果我出事了,你们别手软。」

「放屁!这么久了你还不了解我们?你死了,就凭我们这几个的脑子,一天也活不下去!我也留下来,要死一起死!」

听完我的话,我们宿舍所有人都决定留下来,这是我意想不到的,还怪感动的。

这次周毅强提供了一个关键信息。

刚刚买可乐的时候,周毅强看见了这个人,这个人买了肉包子。

「当时我一脸懵逼地看完了她买肉包子的全部过程,我还想这姑娘个子小小的,想不到挺猛的啊。」

听完周毅强的话,孙华文突然说:「快跑!」

我也不知道为啥,总乐顺之跑就是了。

一路五十米冲刺的配速跑回到宿舍,才算松了一口气。

我们唐·培里侬香槟王问孙华文为什么突然要跑。

「看见狗的人能招来学生会。」

孙华文话音落下,温度都仿佛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但在食堂的时候,为什么……」周毅强问。

「我还不清楚。」

现在只能得到两个不完整的信息。

【看见狗的人会吃肉包子。】

【看见狗的人能招来学生会。】

也许,看见狗的人,也是学生会的攻击条件。

「不管了,其他事情明天再说!不到明天早上八点,我死都不会出宿舍!不光如此,你们也不准出去,谁要出去就是跟我强哥过不去!」周毅强锁门,背贴着门,宣布道。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夸张,我们也没有人想出去。

宿舍里有独立卫浴,我们没必要出去。

安安稳稳待到了十点多。

【晚上十一点以后查寝名酒,不要给查寝的人开门。】

快到十一点了。

我多少有些忐忑不安,再看看舍友们,不过强颜欢笑罢了。

游艇陶哥,你能不能别打游戏了,快要十一点了,要查寝了!」

5

「哒、哒、哒……」

由远及近传来一阵规律的脚步声。

「咚咚咚」三声,靠近楼梯口的宿舍门被敲响。

「开门,查寝。有人在吗?」这是一道带着回音的女声。

没有人回答。

门再次被敲响。

一次又一次,敲门苹果手表声越来越大,最后达到震耳欲聋的程度。

这哪里是查寝,这是讨命啊。

「轰、轰、轰……」

不知道的还以为外面在搞爆破。

过了十分钟左右,声音停止了。

一瞬间,安静的连呼吸声都能清清楚楚听见。

「哒、哒、哒……」

脚步声朝下一个寝室移去……

「救命,人家好怕怕。」陶然咽了咽口水。

「我看我们宿舍的门年纪私人定制比我还大,一把老骨头能扛得住折腾吗?」周毅强拍了拍门。

「没轻没重的,走开走开,伤着门你承宾利担责任?」陶然推开周毅强。

我们六个人围坐在桌旁,目不转睛看着门,同时听着门外脚步声。

来了。

我倒吸一口凉气。

脚步声停在了我们宿舍门口。

「开门,查寝。有人在吗?」还是那道女声。

「咚、咚、咚。」还算礼貌的敲了三下。

我们心知肚明,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接着果然,敲门声越来越大,敲门的动静也越来越大。

肉眼可见,宿舍的门被敲响时,狠狠朝内凹陷了五粮液

每一次敲门,都让我想起陨石撞击月球表面。

神奇的是,宿舍门向内凹陷后,随后又立马回复了原状帕玛强尼,像有弹性一般。

我们六格拉苏蒂个松了一口气。

除了耳朵受一点折磨之外,好像也没什海蓝之谜么。

看来查寝也没有那么恐怖嘛。

只要不开门就行。

哪里会有傻子开门呢?

十分钟左右,查寝走了。

暂时安全了。

「哦!让我们用掌声感谢门大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们就死翘翘了!门啊,门啊,没有你我们可怎么活啊?爱你,么么!以后有机会,我每天早中晚三炷香孝顺您!」

周毅强抱住门,狠狠在门上亲了几口。

门:有你是我的晦气。

就在我们宿舍高兴的时候,突然隔壁传来一阵门锁弹开的声音海瑞温斯顿

不会吧……

还真有傻子开门?!

紧接着传来一帮男人的尖叫声。

大概持续了五秒左右,这层楼又重新恢复了死寂。

出什么事了?

除了那个宿舍的人之外,没百年灵有人知道。

脚步声继续移向下一个寝室。

「哒、哒、哒……」

「咋回事哇?」周毅强额头冒出来冷汗,「门大哥,你究竟靠不靠谱啊?」

【如果里面的人不主动开门,外面就没有谁能进宿舍。】

但如果里面的人主动开门了呢?

为什么要开门?是谁开了门?

气氛再次沉重起来。

「孙老大,你给我分析分析,安慰我幼小的心灵一下啊!」周毅强将目光投向孙华文。

「我问你们,那些死人晚上会不会回宿舍?」

孙华文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你的舍友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出了事,埋伏在你的身边,在查寝时找准机会,打开地狱的大门。

「不是说宿舍里绝对安全吗?」黄庞连都吓白了。

【宿舍里绝对安全。】W酒店

这话没问题,又好像有点问题。

既然如此,提供的信息一定正确吗,规则一定要遵守吗?

出了事的舍友该怎么处理?

还有看见狗的人……为什么能看见狗?他们还活着吗?

今夜注定夜不能寐。

6

睁开眼,今天是第二天。

现在是早晨七点,天已经亮了。

舍友们陆陆续续也都醒了。

我有早八,动作要快一点。

周毅强和黄庞还是老样子,没有课就往图书馆窜。

也许他们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竟如此热爱学习。

今天孙华文也打算去图书馆看看。

而跟我同样苦逼要去上早八的还有萧泽和陶然两人,但他们跟我不顺路。

看来这节课我注定只能一个人了。

「大家时刻保持联系,注意御木本安全。还有,八点后就别回宿舍了。」孙华文如同老母一般再而三嘱咐我们。

收拾好东西,我孤身一人,迈向未知的道路,刹那间是凄凉可怜又惆怅。

我打开宿舍门,看见昨天晚上在查寝时开门的宿舍门已经变成了白色。

苍白如墙纸一样的门,让我感觉阴森森的。

从白门中陆陆续续走出几个有说有笑的学生,他们看上去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但他们绝对已经不正常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被歼灭的宿舍」?

白色宿舍里其中一个人跟我打了招呼,我皮笑肉不笑敷衍了一句。

跟这么一个宿舍靠那么近,简直是让我毛骨悚然。

我明明已经提前十分钟到教室里了,但没想到同学们这么卷。

教室里坐满了人,仅仅还剩一个座位。

你们来这么早?不违反规则?

好像规则里也没说不可以?

可恶,一个个都死精明死精明的。

我只好坐到唯一的空位上。

坐下后我才发现,我旁边的人居然是昨天高数课上刷抖音的那哥们。

现在我感觉自己留下来也不是,走也不是。

算了,反正在教室里也不能说话,他总不能来烦我吧,大不了下课我就走,离他远一点。

我万万没想到他准备还挺充分,给我传来小纸条。

纸上写着:我记得宇联你,你上次问了我问题,作为回报,你下课跟我去吃饭,你不会拒绝我吧?

我难道不应该拒绝你吗?

我都不知道你叫啥好吧!

刚刚想要拒绝,他又未分类 *给我递来一张纸条。

纸上写着:拒绝我的人都死了。我不是在威胁你帝舵 (5)

你这还不算威胁我?

我不知道这些家伙都有什么手段,眼下只能先答应他。

我点点头。

这节课我真力时 (1)是一点也听不下去,虽然说平时的课我也听不下去。

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摆脱这个家伙。

现在我知道了,不要随便路易威登请不正常的人法拉帝 (1)帮忙,问话也不行,因为它们会翻倍向你索要回报。

如果你拒绝,想必死路一条。

【别欠不正常的学生人情,一点也不要。】

一阵抓耳挠腮后,我脑子里灵光一闪。

【在宿舍外,有问题找辅导员。】

我现在应该算遇上大问题了。

下课后,我走出教室,对那家伙说:「你等我一下,我上楼拿一个东西。」

他对我奇怪地笑了笑,说:「不要逃跑哦,你跑到哪里我都能找到,而且你会受到惩罚。」

「不跑不跑,你等我半小时就行。」

「行。」

我快步朝四楼辅导员办公室跑去。

就在刚刚,我让那家伙等我,就是又欠了那家明星伙人情。

如果辅导员救不了我,我就要让黄庞帮我海鸥看棺材了W酒店

走到辅导员办公室门口,我敲了敲门。

「请进。」

进门后,我把情况告诉了辅导员。

辅导员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给了我一张纸,然后招招手让我离开。

站在辅导员办公室门口,我打开纸条,纸上写着三行字。

【1.校长办公室可以去,但不允许说校长办公室可以去。】

【2.让不正常的学生去校长办公室是正确的。】

【3.不正常的学生记忆是混乱的,他们早已经忘记了规则。】

这张纸在我看完后,迅速化为了粉末。

我的生路只有一条:让那家伙去校长办公室。

但我怎么样才能让他去校长办公室?

直接说试试?

回到那家浪琴 (1)伙旁边,我开口第一句:「校长让你去办公室。」

「校长办公室可以去?」他反问我。

那一刻我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不会已经发现我在给他下套吧?

【不正常的学生记忆是混乱的,他们早已经忘记了规则。】

也就是麦瑞泰基说,他忘记了校长办公室不可以去那条规则。

我刚刚想回答「可以去」时,我一顿。

【不允许说校长办公室可以去。】

于是我改口道:「你快去啊,校长找你呢,动作快点,不是要吃饭吗?我都饿了。我等你半小时,你不回来我就走了啊。」

「行吧。」

看着那家伙离开,我依旧死死绷着一根神经。

如果他完好无损回来了斯沃琪 (7)呢?

那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祈求他千万别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万幸,半小时过去了,他没回来。

通过此事我得到一条信息。

【校长办公室是处理不正常学生的正确地方。】

我将刚刚的事情在宿舍群中整理一下后发了出去。

7

离吃午饭还有一段时间,我打算去图书馆坐坐,但图书馆又是爆满。

好得很,我牺牲一下去自习室躲躲也行。

我还愿意再牺牲六天,如果接下来六天图书馆也天天爆满就好了。

最起码可以保证周围大多数都是正常人。

走进自习室,我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我不打算跟别人攀谈,只是坐在位置上听着。

自习室跟昨天不一样了。

昨天的自习室中,大家是把自己知道的与别人无条件分享。

而今天,你想得到信息,就必须拿信息交换,白嫖信息的人会被孤立,甚至会被提供错误信息江诗丹顿 (15)

自习室里的人交换信息是,用的是手机短信。

可惜了,不然凭借我的顺风耳,多少捞豪度得点。

「我有关于狗的内部消息,要不?」

狗?

狗自然是指看见狗的人。

我看向说这句话的人。

「要,我拿消息跟你换。」

「我要处理不正常的人的方法。」

「这个……」

「没有就走吧,特斯拉 (1)我不换,这个消息可是我拼了老命搞来的。要不是宿舍里有个人有问题,这个消息我烂在肚子里也不会告诉别人。」

处理不正常的人的办法?

巧了,我有啊。

我走过安缦拉雅度假村去对那个人说:「老兄,你消息可靠不?」

「肯定比你可靠。」他朝我翻了一个白眼。

「我有你要的消息。」

「真的假的,我问了一圈了也没人知道,你别骗我,不然我……」他朝我挥了挥拳头。

就这样我得到了关于狗的消息。

不得不说这老兄还蛮实在的。

给我提供了那么多条。

【不要跟猫对视,对视后必须喂猫,拒绝喂猫的人会看见狗。】

【看见狗的人是学生会的走狗。】

【看见狗的人是活人。】

【看见狗的人协助学生会处理掉 25 个人可以回归正常。】

【看见狗的人能在天黑后招来学生会的人。】

【看见狗的人一天只用吃一次肉包子。】

「这信息不容易搞到吧?你怎么做到的?」我吃惊地看着他。

「等我测试完你的信息是否可靠后,我就告诉你。」

还搞神秘?

我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把短信内容复制到宿舍群中。

看见关于狗的消息后,宿舍群里一下子热闹了。

陶然:顾哥你今天一下子搞那么多信息啊,牛。

萧泽:信息可靠不?毕竟孙老大都没摸明白狗是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但总比没有好吧。

孙华文:我再分析分析这些信息。

周毅强:中午还是老地方吃饭。

我看了一眼时间,的确要到吃饭时间了。

我走到食堂时,意达马陶然和萧泽已经到了。

杰克宝今天你们有没有在课上看到什么?」我问陶然和萧泽。

陶然摇摇头说:「那种宝玑事天天让我看斯坦威不是要我小命吗?」

等我端着餐盘落座时,周毅强、黄庞和孙华文才姗姗来迟。

「有什么收获吗?」我问孙华文。

周毅强插嘴道:「确保自身安全就是最大的收获,我正常你正常,大家才能都正常。」

嘶……好像有道理。

饭吃到一半,我手机突然响了,拿起一看,是今天跟我交换信息的人给我发的。

信息只有短短五个字:我曾经是狗。

他曾经是看见狗的人?!

也就是说,他在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由看见狗的人恢复了正常?

他协助学生会处理了 25 个人……

在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内。

那家伙,是个狠人。

为了活下去,很拼命啊。

我将手机拿给我的舍友们看,大家沉默了。

现在可以确定,信息是正确的。

飞亚达天黑后很危险,天黑后尽量不要在外面逗留。」孙华文说。

【天黑后,外面很危险。】

吃完饭后,我去教室里上下午的课。

但这节课,没有之前的课那么容易上。

我发现,课堂上总有几个人无端骚扰他人,引诱他人发出声音。

【在教室里保持安静。】

那几个人想要让别人违法规则。

我隐隐约约感觉到,第二天相比第一天,生存难度在加大。

8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急匆匆就往洗手间跑去。

下次还是少喝一点水吧。

解决后,就在我洗手时,从隔间内穿出来一个声音:「同学,你有带多余的纸吗?」

【别跟学校洗手间隔间里的人说话。】

我没理会,打算离开。

这时乐顺那声音再次传来:「有必要遵守规则吗?也许想让你死的,就是规则制定者。一味顺从规则制定者,结局注定是死路一条。遵守规则的会死,不遵守规则的也会死,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我又驻足了一会儿,却没有听见那声音再次响起。

遵守规则……也会死吗……

突然间,我脑海里闪现一个规则。

【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这里的别人,指的是谁?

若除我之外皆是「别人」,那么,规则制定者也是别人。

一条条规则,是指路的明灯,但这条路通往天堂还是地狱就不知道了。

但洗手间隔间里的家伙说的就是真话吗?

一瞬间,我仿佛置身迷奥罗拉雾中。

跟洗手间隔间的人说话会怎么样?

我很贝伦斯好奇,又害怕好奇吓死猫。

今天时间来不及了法兰克穆勒,明天我去自习室问问说不定有人能知道。

浑浑噩噩吃完了晚饭,然后回宿舍。

在路上,我看见有人在喂猫。

为了不变成看见狗的人百年灵,选择喂猫。

我没敢仔细看,只是粗粗范思哲 (2)扫视一眼,就离开了。

那只白猫发出「喈喈」的怪声,然后吃掉了那个人的双腿。

那个人活不了多久了。

不知何处而威图来的秃鹫,盘旋在上空,准备等那个人咽气后,饱餐一顿。

走进宿舍楼的大门后,我刚刚爬上五楼,走上走廊,就看见一个穿黑色长风衣的男子背影。

那个男主个子高得吓人,步伐诡异,最关键是,他戴着红色高帽!!!

靠,我今天这么背啊!

果然好运气都在上午用光了。

【在宿舍走廊上看见戴红色高帽的人,马上向宿管求救,在此期间不要回头。】

我连滚带爬冲到爱彼楼下,敲响宿管的窗户。

「救命!宿管阿姨救命啊!我看见戴红色高帽的人了宇联!」

说这句话时,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在打结。

我有一种感觉,戴红色高帽的人很恐怖。

我甚至觉得,它比学生会还要可怕。

我怕它缠上我。

「今晚你别回宿舍,在我值班室里睡觉。」

「一……一个人?」

「不然再找几个鬼陪你?」

「不用了!」我急忙拒绝。

「值班室不在查寝范围内,但你没事也别开门,因为你不能保证,戴积家红色高帽的人,是不是站在门口,等着你开门。晚上睡觉时,朗格记住,值班室绝对安全,千万不要离开值班室,如果看见天梭了它们,告诉自己都是幻觉。」

宿管口中的「它们」是指什么?

我有预感,今晚注定很难熬。

等熄灯后,我就要一个人呆在这狭小、黑漆漆的值班室,门外说不定还站着戴红色高帽的人美度……

想到这里,我吓得双腿发软。

9

我将情况在宿舍群说了。

我:今天你们就别等我了,因为我看见红色高帽的人,所以今晚要在值班室避难。

陶然:看看值班室有什么纪念品,给我带一个。

我:宿管阿姨说有鬼,你想要几个?

陶然:……呃?保重,再见。

我进入值班室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十五分。

宿管阿姨帮我关上门,然后离开。

我一个人处在这个正正方方的狭小空间,仿佛被关进了盒子。威图

等等……盒子?

我想到了学生会的盒子。

脑子里那个念头一闪而过。

不,不可能……

就在这时,孙华文发起了群通话。

值班室里居然还有信号!

这是我没想到的。

我接通后,第一个说话的是周毅强:「顾哥,感觉咋样呀?值班室如果有漂亮女鬼,记得拍下来给我看看。」

孙华文:「说说值班室里的规则,我给你分析一下。」

我没理周毅强,将宿管阿姨之前跟我说的话给孙华文重复了一遍。

「画重点——值班室里绝对安全。但是,值班室里肯定会有东西让你怀疑值班室不安全,引诱你出去。你只要做到死也不开门就行。听上去挺简单的吧。」

「我知道了。」

值班室里只有一盏灯发出昏暗的黄色光芒。

我对着灯发呆,害怕魔鬼突然出现,将我的慰籍吹灭。

就在我发呆时,门口突然传来声音。

咋了?

我扭头一看。

我不看不要紧,看了一眼后,差点把我头吓掉。

进来的人我认识,是陶然和萧泽的老师!

那个被学生会装进盒子的老师!!!

「卧槽!卧槽!卧槽!」

除了这两个字,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词能唐·培里侬香槟王形容我此刻的心情。

「咋了咋了?」听周毅强的声音,他还挺兴奋。

「我看见那个被学生会塞进盒子的老师了。」

「假的,别理。」孙华文提醒我。

「我知道是假的啊,但他坐在我对面看着我,实雷达 (3)在是瘆得慌啊!你们知道不,他脸都变形了!!!」

这时电话里传来一阵笑声。

「噗——」

「哪个挨千刀的笑?老子都这么惨了,还笑?」

与此同时,门外还传来敲门江诗丹顿 (15)声。

我的精神在崩溃的边缘试探。

时间到了九点半,那家伙还在看着我。

我求求你了,你歇歇去吧,别看着我了!保护一下视力行不行?

行,你看我是吧,你乐意看就看吧!

长得帅,没办法。

我不看你就行。

我扭头,看向窗外。

然后我就看见一张脸。

那张脸没有嘴巴和鼻子,只有两个瞪得很大的眼睛,哈雷·戴维森正死死贴着窗户盯着我。

那张脸的上面,还有一个红色高帽。

戴红色高帽的人!

「卧槽!卧槽!卧槽!」

我立马又将头扭回去,这回我看那个老师,顺心多了,甚至还能感觉一丝丝的亲切。

「噗哈哈哈哈,顾哥的 show time!」

这下我知道之前笑的人是谁了,是周毅强。

周毅巴西航空强这个人啊,就是欠揍。

10

时间到了晚上十点。

值班室里面奇奇怪怪的东西越来越多。

我闭上眼睛,眼不见为波尔净。

我感觉自己仿佛一个高人,被妖魔鬼怪包围,却不为所动。

「顾堂你在里面吗?我进来啦!」门口传来一阵声音。

我睁尚美 (3)开眼睛,看见张三走了进来。

张三就是被歼灭宿舍里的那个跟我打招呼的人!

喂谁允许你进来的啊就自作主张?!

张三进来就算了,他还不关门。

我清清楚楚看见门外站着戴布加迪红色高帽的人。

随手关门懂不懂啊喂!有没有礼貌啊你这个人!

【值班室里绝对安全。】

【如果看见它们,告诉自己都是幻觉。】

「顾堂,保持清醒,绝对不要踏出值班室一步。」孙华文的声音传来。

跟我自来熟的张三走到我身边,拉着我说:「一个人在这里多闷啊,跟我出去走走吧。上海表

走你大爷啊!

没看见外面那个家伙就等我出去,然后要我的命吗?

「我走不了。」我冷漠道。

「为啥。」

「为了世界克里斯汀·迪奥和平,为迪拜阿玛尼酒店了闪烁的群星,为了波涛汹涌的海洋,为了食堂一块五一个的鸡蛋。」

张三:???

但张三还是想要把我拖出门外。

我怀疑这个张三不是幻觉。

他是真真实实想要把我拉出去,然后置我于死地。

「我警告你,你再这GP芝柏表样我就要用法律来制裁你了!」

法外狂徒张三不为所动。

局面赛斯纳十分混乱,张三抓住我的腿,想要把我拖出去,而我抓住对面老师的椅子,誓死不屈。

谢谢老师,当初是我不识好歹,还嫌弃你吓人,现在我才知道,你一直在惯着我,是你在默默守护我。

「孙老大,我咋办啊!」我向孙华文求救。

要是那个老师站起身,我就完了。

我正在担心,那个老师还真的站起来了。

我真的栓 Q。

「查寝的来了!」电话法拉帝 (1)里的孙华文大喊一声。

张三一听,马上松了手,斯坦威急忙往门外跑去,还顺手帮我把门关上了。

危机解除。

「孙老大不愧时度表是孙老大,绝啊!」

「我也就是试一试,没想到真起作用了。」孙华文松了一口气。

【别跟别歼灭的宿舍的人说话,他们跟戴红色高帽的人是一伙的。】

想到这里我冷汗直冒。

我提醒舍友远离被歼灭宿舍的人。

张三会不会再来啊?

应该不会吧……

时间到了十一点。

开始查寝了。

只要宿舍里没有内鬼,查寝就没什么可怕的。

查寝期间,我跟舍友在爆破声里聊天。

听上去还有点浪漫?

今晚查寝,有三个宿舍出了事情。

「怎么今晚那么多宿舍出事?」我问。

「不知道……图书馆明明爆满,怎么还会有那么多内鬼?」萧泽问。

「等等!」孙华文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我们学校有多少学生?」

「小几万吧。」周毅强说。

「那图书馆有多少座位?」

孙华文这问题一抛出,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

对啊,图书馆能有多少座位啊!

用图书馆来衡量活人和死人的比例是错误信息!!!

当图书馆刚刚开始出现空位时,就已经是很恐怖的情况了!

也许,现在已经很不安全了。

查寝结束后,不久又传来开门和关瓦卡亚俱乐部酒店门的声音。

「放我进去啊,求求你们救救我,我不会招来学生会的!求求你们让我进去,不然我会被它杀死的!求求你们了!」外面传来一个人绝望的声音。

「你是看见狗的人,我们不会让你进来贝伦斯的,别想了。」

回应他的是冷漠的声音。

我们都在静静听着,没有说话。

看见狗的人,口中的它是指什么?

看见宝珀狗的宾利人,为什么之前不给查寝的人开门呢?

我所处在的值班室,戴红色高帽的人进不来。

我所处在的值班室,总让我想起学生会的盒子。

熄灯了,大家都需要休息,我挂断了语音通话。

躺在值班室的地板上,我闭上眼,却怎么也睡不着。

并不是因为害怕周围的妖魔鬼怪,也不是因为害怕门外戴红色高帽的人。

我睡不着的原因是,我感觉这些信息至尊马爹利有所联系,而且我觉得我能找到这些联系。

在漆黑的空间里,我听着自己的呼吸声里夹杂着门外轻轻的敲门声。

人生第一次,我如此认真专注思考。

我好像知道了。

【狗不会给查寝的人开门。】

【查寝的人跟戴红色高帽的人是一伙的。】

【学生会跟戴红色高帽的人对立。】

所以戴红色高帽的人进不去盒子,盒子就是罗杰杜彼值班室。

【被歼灭的宿舍害怕查寝,但他们跟戴红色高帽的人也是一伙的。】

所以张三会想让我出值班室。

又记起来了之前的一个消息。

【看见狗的人是学生会的走狗。】

所以看见狗的人害怕被关在门外。

而学生会跟戴红色高帽的人对立,所以看见狗的人不会给查寝的开门。

看见狗的人口中的它,指的就是戴红色高帽的人。

11

天亮了。

今天是第三天,我完好无损。

「没事了,你回去吧。」阿姨给我开了门。

我回到了宿舍,舍友也才刚刚起床。

「怎么样?」萧泽跟我打招呼。

我将昨天晚上想到的信息跟大家说了。

说完后,我走到周毅强床边,给了他一拳。

「昨天晚上就你笑得最欢!」

我这人巴黎之花特记仇。

「顾哥,那不菲拉格慕也是没办法嘛,我又不是故意的,中午请你吃饭哈。」周毅强对我笑了笑。

这还差不多。

今天我没有早八,我打算去图书馆。

周毅强也是这样想的。

黄庞和孙华文今天早上有课,去不了图书馆。

萧泽和陶然两人对视一眼,也决定去图书馆躲躲。

【图书馆绝对安全。】

我们都爱学习,我们都爱图书馆。

萧泽、周毅强、陶然和我,四人结伴,朝图书馆走去。

在路上,听见路上有人说:「有人受不了了,翻墙准备逃出去呢。」

「不是说,封校期间千万不能离开学校吗?」

「谁知道呢,可能疯了吧,不遵守规则,下场可都摆在那里呢。」迪拜阿玛尼酒店另一个人说。

「看看去?」陶然提议。

想到一块去了,我们四人不约而同点点头。

校门敞开,却没有人进出。

我看见一个男生带着一个女生走了出去。

还有几个男生在翻墙。

最后,翻墙的几个男生在墙外发出恐惧的呼喊声,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

走大门的那对男女,他宝名表们头顶出现了红色高帽,背影消失在街道尽头。

【在学校解封前,千万不能离开学校!!!】

「走吧,别想了。」

我知道,现在,没有人能活着出去。

「妈的,刚刚那一吓,吓得老子都没心思学习了。」进图书馆之前,周毅强吐槽了一句。

我翻了一个白眼。

说的好像你原来有心思学习一样。

图书馆很安静,一想到图书馆里都是正常人,我就放心不少。

在图柏莱士书馆坐了半小时,我突然想去洗手间。

这次,那个跟我借纸的家伙又出现了。

「同学,你有带纸吗?」洗手间隔间里传来声音。

我没有回答,也没有着急走。

「能借给我一张纸吗?」

不能跟洗手间隔间里的人说话,但没说不能借人家纸吧?

而且,图书馆绝对安全。

我走过去,将纸从门缝里塞了进去。

「谢谢。」

又过了一会儿,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制定规则的人是想把天王你永远留下的人。千万不要在学校待满七天。别坐十七路公交车,别步我们后尘。我们恨学生会!我们恨戴红色高帽的人!」

说完后,那道声音没有再次响起。

我之前递进去的纸出现在了我的脚下。

我捡起来,发现上面有一行字。

【1,2,3,4,6,7。其中有一个数字跑掉了。】

什么意思?

就在我打算把这张纸收起来,带给孙华文看时,那张纸在我走出洗手间后,上面的字名酒就消失不见了。

【在图书馆必须保持安静,不然会被管理员惩罚。】

我暂时没把刚刚的事情告诉周毅强他们,我怕他们波西塔诺控制不住自己,然后发出声音。

那个信息很重要,不赫莲娜能随便让别人知道,还是等晚上回宿舍,我再公布。

在图书馆待满两个小时后,周毅强他们三个要去上课。

正好孙华文下课了,于是我跟孙华文约好去自习室。

运气不错,在自习室碰见唐振了。

问题抛出,我们都回答正确。

没有内鬼。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决定用手机交流。

唐振:最近有什么信息可以交换?布尔吉·阿勒阿拉伯酒店

我:你想知道什么?

唐振:我想知道关于被歼迪奥 (1)灭宿舍的信息。

我:这个我有,我想知道出去的办法,你有吗?

唐振:规则里不是写了吗,待满七天,然后坐十七路公交车就能出去。

看来唐振还不知道……

与此同时,孙华文也看了我一眼。

我:那你有学生会的信息吗,比如学生会什么时候会对我们动手?

唐振:有。

于是我们进行了信息交换。

得到了新信息。

【学生会在最后几天会展开无条件攻击,躲避学生会攻击的方法未知。】

「规则制定者想把我们永远留下。」

洗手间的那声音仿佛再次在我耳畔响起。

唐振:你之前说,你想知道出去的办法?难道规则里说的离开方式有问题?

唐振这人反应倒是挺快的。

我:我就随便问问,如果能快点出去就好了,因为我听说有人翻墙出去了,以为他们有方法出去。

至尊马爹利振:别想了,他们都死了。

接下来,我们随便聊了一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乐顺

离开自习室后,我正要跟孙华文解释。

毕竟以孙华文的智商,肯定看出我不正常了。

「嘘,等晚上回宿舍再说。我还能不相信你?」孙华文对我笑了笑。

那一刻我感觉心里暖暖的。

12

下午一转眼就过去了,爱彼我一心想着那张纸上的话。

【1,2,3,4,6,7。有一个数字跑掉了。】

什么意思啊?

越想我越怀疑自己会不会记错了。西科斯基

就如同如果看一个字看久了,自己会对巴西航空那个字觉得陌生一样。

我又想起那句话。

【不遵守规则的会死,遵守规则的也会死。】

那如果我既遵守规则又不遵守规则呢?

或许那是一条生路。

不能当待宰羔羊,不能让自己仅仅贴上「被杀」的标签。

【要选择性杀死规则。】

我选择杀死的规则是:

【坚持七天,七天后学校解封,坐万宝龙上十七路公交车,离开这里。】

【在学校解封前,千万不能离开学校!!!】

那我应该什么时候离开学校?

我思考的同时,教室里有有人死掉了。

用的是把人塞进盒子的残忍方式。

动手的是学生会。

有一个靠的近的女生被吓晕了过去。

希望她能在下课前醒过来,要不然死路一条。

学生会为什么动手?

台上的老师依旧用木讷的表情讲课。

发出声音的学生都被挂了起来。

被吊起来的学生中,有一个学生是不正常的。

那个学生在之前已经被杀死了。

但由于发出了声音,他再次被挂了起来。

他在半空挣扎着,脖子已经被拉长到恐怖的长度。

下课后,他被放了下来,身体恢复了正常,跟没事人一样,有说有笑走出了教室。

我离开教室,赶往下一个教室。

凑巧的是,上节课被吊死又被放下来的兄弟,跟我同一节课。

课还没上几分钟,他又开始作妖了。

在第一排给老师来了一段 B-box。

牛哇。

简直震惊我八辈子。

所以他又被吊起来了。

他不会每节课都这样吧……

辛苦,辛苦。

就在我在心里吐槽时,吊着那个人的绳子突然断了。

不是还没有下课吗?怎么回事?

只见他飘到讲台上,拿出了盒子。

学生会!

【死的次数足够多,会变成学生会?】

他把老师塞进了盒子,然后站在讲台上面向我们大家。

他想干啥啊?

我一阵紧张。

不会现在学生会就开始无条件攻击了吧?

谁知道他又来了一段 B-box。

「鼓掌,不鼓掌的就要进盒子。」他说。

台下响起如雷贯耳的掌声。

真是服了你个老六。

13

鼓掌一直到下课,手都快拍脱臼了。

吃完晚饭,我迫不及待回了宿舍。

等宿舍人都到齐后,我把艾戈勒今天在洗手间得到的信息跟大家说了。

「洗手间里的话可信吗?」萧泽问。

「刚刚顾哥不说了吗,自习室有人说,学生会最后几天会无条件攻击。」黄庞说。

「自习室里的人,说的就一定是真话?唐·培里侬香槟王规则里说了,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萧泽,你的意思是?」

「我完全遵守规法拉帝 (1)则。我不相信洗手间里的话。」

宿舍里突然陷入沉默。

孙华文开口:「尊重每一个人,但我站在顾堂那里。」

于是宿舍里分为两派,一派是完全遵守规则的规则派,另一派是不完全遵守规则的中立派。

「完全不遵守规则的叫啥派?」周毅强突然问了一句。

「去死。这种屁话以后少说。」陶然怼了周毅强一句。

中立派:我、孙华文、周毅强。

规则派:萧泽、陶然和黄庞。

接下来,中立派坐在一起,规则派就自己玩自己的,互不干扰。

我将信息说了一遍。

【1,2,3,4,6,7。有一个数字跑掉了。】

「如果没错的话,跑掉的数字是 5。」孙华文说。

「5 跑掉了又怎么样?」周毅强问。

「加上 5,一共有七个数字。规则上说,我们要在学校待满七天,而洗手间里的信息是千万不能在学校待满七天,那就是说,在七天之前,我们要找一个时间跑掉。」

我恍然大悟:「跑掉的数字是 5。」

「然后呢?」周毅强还没连上网。

「今天是第三天……那我娇兰们第五天的什么时间跑呢?」

这时候陶然走到我们旁边说:「我跟你们一起呗?」

「你不是规则派的吗?」周毅强问。

「我现在想要跳槽。」

「你是二五仔吗?」

就这样陶然叛变了规则派,加入了中立派。

「卧槽!卧槽!卧槽!」周毅强突然发出一道声音。

此刻我最能理解周毅强的心情,因为这两个字我昨天也说了好多遍。

「怎么了?」黄庞问。

「门关不上了。」

「什么?!」我们惊呼一声。

「不是我弄坏的,我走过去就这样了!」古驰周毅强急忙解释。

「我去找宿管。」说完,孙华文出了门。

【在宿舍内,有问题找宿管。】

过了一会儿,孙华文回来了。

「宿管说,如果门坏了,就去白色宿舍借住一晚。明天会有人来修门。」

白色宿舍指的一定是被歼灭的宿舍。

我想到了张三……

好在被歼灭的宿舍还挺多的,我们没选张三的宿龟岛酒店舍。

张三,就让我们的孽缘到此为止吧!

「别忘了被歼灭宿舍里的规矩。」孙华文提醒我们。

湾流在被歼灭的宿舍中,不要吃里面的东西,也不要跟里面的人说话。】

做了几分钟心理建设,我们敲响白色宿舍的门。

「欢迎欢迎!」

里面的六个人古驰都不问我们为什么来,直接就热烈欢迎了。

我们没有人说话走了进去。

「渴了吧,喝口水。」有一个人递给我一杯红色不明液体。

这一看就不能喝吧?

我摇摇头。

现在我比较担心的是周毅强,他那个人话多,还不太聪明……

千万别出事啊。

直到我看了一眼周毅强,我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毅强已经用透明胶带把自己的嘴死死封住了。

不光不能吃东西,连话都说不了。

我只想说:牛逼。

没想到这里最聪明的是周毅强。

14

到了查寝时间,我们所在的白色宿舍门并没有被敲响。

【查寝的不检查白色宿舍。】

隐隐约约,听见又有宿舍出了内鬼,开了门。

在白色宿舍带了一晚上,其实还好,不说话不吃东西就行。

夜里隐隐约约,我听见有人在跟我说话。

「你睡着了吗?」

我迷迷糊糊刚刚想回答,突然一惊。

罗特斯能跟白色宿舍里的人说话!

黑暗中我隐约看见另一个人蹲在陶然身边,在问陶然有没有睡着。

陶然那个傻子肯定会回话瓦卡亚俱乐部酒店的!

于是我在陶然没来得孔雀表及回答前,朝陶然重新发问:「陶然你是不是暗恋我三年了?」

「嗯。」陶然回答。

这下子,陶然就是在跟我说话。

蹲在陶然身边的人在黑暗中瞪了我一眼。

后半夜我没敢睡,一直熬到明星天亮。

今天是第四天。

我们中立派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搞清楚,第五天应该在什么时候逃离学校。

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不能抓紧这最后一天,我们中立派就等于是全阿兹慕军覆没。

我去洗手间寻找信息,孙华文去自习室。

我之前在洗手间找到过信息,比较熟悉。

孙华文脑子聪明,去自习室不容易西锐被骗。

「我们呢我们呢?」周毅强和陶然眨着眼睛看着孙华文。

「你们去西锐图书馆躲着,保证自己的安全就行。」

「怎么?不给我安排任务,是乔治·阿玛尼不是瞧不起我?!」周毅强指着孙华文的鼻子说,「我告诉你,我就喜欢你瞧不起我!」

就这样,我们各忙各的。

自从宿舍分为两派后,我们两派的沟通就明显少了。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

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感觉黄庞也有点想加入我们中立派,但不知道是不是不好意思说不出口,从来没跟我们提过。

其实,他应该勇敢一点的,有时候,错过就是错过了。

但我也不会主动邀请他加入,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在走的路是不是正确的路。

人生的路都是自己选的。

如果我错了,我不后悔。

我也希望他不后悔。

一到图书馆我就往洗手间走。

在洗手间待了半小时,也没人跟我搭话。

人呢?说话啊?业务这么繁忙吗?

canada Goose换了一层的洗手间,又待了半小时,法拉帝 (1)还是没人跟我说话。

我失落地回到周毅强和陶然的对面坐着。

只见周毅强对我狡黠一笑。

周毅强甚至还在座位上扭了起来。

吃了啥这么高兴啊?

我坐下后,周毅强给我发了消息:我搞到信息了。

我:可以啊你!

怪不得那么高兴呢,原来是立了功,在邀功呢。

孙华文拉我进了一个新群,群名是:中立派。

我在群里问周毅强怎么搞到信息的。

周毅强:有人跟我借纸,我就把一包纸全部塞给他了,然后他又还给我了,我打开一看,每张纸上都有字。

我:你全过程没说话?

周毅强:别人跟我借纸而已,我要说什么话?说不借吗?我有那么小气?

孙华文:信息是什么?

【可以去看看凌晨四点的月亮,运气好,狼群会放松警惕。】

【从前有三兄弟站一排,中间的兄弟死掉了,旁边的兄弟笑哈哈。中间的兄弟不高兴,又撞死了一个兄弟,还有一个兄弟跑掉了。】

【狼群对你泰格豪雅吃的食物的味道很敏感,也许你有办法……】

陶然:有什么办法?

周毅强:不知道,纸上没写。

我:你一包纸里面就三张?你遇到什么奸商了?

周毅强:你说有没有可能被我用了?

孙华文:今天你们吃早饭了吗?

周毅强:问这个干什么?

孙华文:今天所有人,不允许再进食。

周毅强第一个不干:为啥?不吃饭我会死的。

孙华文:狼群一定是特指某种危险,而狼群对我们吃的食物的味道很敏感。既然我们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应对,那就不吃食物。

我:妙啊。

孙老大不愧是孙老大。

接下来的破解就交海鸥给孙老大了。

15

下午的时候,我们宿舍的人都去了图书馆。

还好来的早,抢到了座位。

萧泽和黄庞跟我们坐的挺近的。

孙华文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我们群里的信息不要跟其他任何人分享,包括萧泽和黄庞。

道理我都懂。

现在我们中立派的利益已经跟规则派不统一了,虽然没有发生利益冲突,但人嘛……

就像即使我原来跟萧泽关系那么好,现在不也还是坚定地站在自己的队伍上吗。

现在就等孙华文把时间分析出来了。

孙华文又发来一条消息:第五天,凌晨四点出发。

接下来,孙华文开始给我们解释为什么要凌晨四点出发:

狼群指的是某种危险,究竟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信息上说,凌晨四点可以去看月亮,运气好,狼群会放松警惕。

什么叫运气好?

运气的好与坏是有概率的。

按规北京表则上说,我们在学校要待上七天。

在七天里,如果有狼群放松警惕的日子,那概达索率就产生了,也就是运气好。

关键是,哪一天狼群会放松警惕?

还记得逃跑的数字是几吗?

对,5 逃跑了。

第 5 天就是那七分之一的概率,也就是运气好,狼群放松警惕的时刻。

中间的那个兄弟题,我没弄明白是什么意思。

周毅强紧接着回答:没事,说不定是迷惑选项呢。别管啦,我都迫不及待要逃跑了。

如果我们没有得到第五天逃跑的信息,那周毅强的信息提供的就没有意义。

信息环环相扣,我们实在是很幸运,在信息提供的偶然性中,搜集到能拼出生路的信息。

根据孙华文的分析,这次我们要杀死的规则是:

【晚上十二点后不要出宿舍,要等到天亮才行。】

离开图书馆后,萧泽问我们:「一起吃饭?」

「明天吧,周毅强最近减肥,硬要拉着我们一起陪他。」我回答。

「为什么突然减肥?」

「怕太胖了,跑不过学生会。」

萧泽也没再多问,也许他也知道,就算问了,也只能套出废话。

没到晚上八点,还不能回宿舍。

于是我们四人并欧米伽肩在学校散步。

周围危机四伏,也不妨碍我们谈笑风生。

看见狗的人越来越多了,但他们好像不能随便让学巴西航空生会的攻击人。

需要条件。

条件是什么,我不知道,也不在乎。

也许是只能攻击自己的熟人?

反正我们不满足条件。

兜兜转转,又回到食堂门口,萧泽和黄庞正好从里面出来。

「一起回去?」萧泽问了一句。

「行啊。」我们没意见。

我知道这是我们和他们最后一次一起回宿舍了。

我们……

不知不觉,萧泽和黄庞已经不被包含在「我们」之中了公主

他们现在是他们。

16

canada Goose进宿舍,入眼是一大片白色的门,看上去显得很凄凉。

明明耳边充满同学们的声音,但他们大多数不是我曾经的同学,他们只让我感觉冷漠、恐怖、僵硬。

好在我们的宿舍门还坚强不屈。

门已经被修好了。

进入宿舍后,大家都看着手机,没有人说话。

一直到查寝。

还好,萧泽和黄庞没有开门。

越到后面,我对萧泽和黄庞越是不信任。

查寝结束后,陶然陶然喊了一声:「狗在外面!」

我们奇怪地看了陶然一眼。

「开个玩笑啦。」陶然尴尬笑了笑。

我知道,陶然也已经不信任萧泽和黄庞了。

再过几个小时,就要逃跑了。

能不能成功?我心里没底。

要是洗手间的人骗我们呢?

我越来越忐忑不安。

我想起上次去图书馆时,看见的逃跑的人。

还有第二条三兄弟的信息,真的如周毅强所说,是迷惑选项吗?

17

现在是第五天。

凌晨四点。

月亮很亮,非常亮。

我不确定月光是希望的光还是飞蛾扑火的火,等着我们自取灭亡。

不后悔。

我告诉自己。

孙华文等人也醒了。

除了一部手机,我们什么都没带。

「我要开门了,你们抓紧时间做一下心理建设。」我小声说。

悄悄的,我打开了门。

门外什么都没有。

我们出去后,把门重新关上。

就在这一刻,萧泽和黄庞,彻底跟我们没有交集了。

我们离开宿舍,校园里十分安静。

与前几天不同,此刻的安静,不是令人窒息的死寂,而是让我感觉安心的宁静。

走了。

再也不回来了。

我们朝校门口走去。

大门敞开着。

「谁先走?」周毅强问。御木本

「一起走,宿舍门都关了,也回不去了。」陶然说。

于是我们四人并排站在学校门口。

「我数一二三,一起迈右脚啊!」我说。

「我习惯先迈左脚。」周毅强举手。

「行,就你事多,那咱们就先迈左脚。」

「三。」

「二。」

「一。」

我们出去了!

不仅仅迈了左脚没事,迈了右脚也还是没事!

「走,去车站!」孙华文笑道。

到了车站,我们的心情再次沉重起来。

车站里有三辆公交车。

16、17 和 18 号公交车。

「十七号不能做,」我说普拉达,「正确的应该另外两辆。」

周毅强迫不及待道:「那还等什么?咱们看哪个顺眼就上车吧。」

「等等,」孙华文阻止了周毅强,「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16 和 18 号公交车只有一辆公交车是正确的,上错公交车也还是会死。」

【从前有三兄弟站一排劳斯莱斯,中间的兄弟死掉了,旁边的兄弟笑哈哈。中间的兄弟不高兴,又撞死了一个兄弟,还有一个兄弟跑掉了。】

「17 号公交车就是中间的那个兄弟?!」我问孙华文。

「应该是这样。」

「那我们上哪宝玑一辆?」

「信息不够,我也不知道。」

周毅强后悔道:「早知道浪琴 (1)我就多去几趟洗手间了。」

「没用的,我一天跑了十八趟都没人说话。我们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孙华文点点头:「顾堂说的没错,接下来就看命吧。我选 16 号。」

孙华文和陶然选了 16 号公交车,我跟周毅强选了 18 号。

我苦笑声:「也挺好的,咱们中最起码能有两个人能活下去。」

「也不一定哦,要是洗手间的人骗我们,我们就全军覆没了。」陶然笑着说。

「去去去,晦气死了,陶然你要是有幸能活下去,一定要管管自己的嘴,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要不然迟早有人香奈儿忍不住想扇你。」周毅强开玩笑地踹了陶然一脚。

「行行行,说不定我们都能活下去呢,毕竟你说过,兄弟题是迷惑选项嘛。」

就这样,我们分别上了公交车。

凌晨五点,公交车启动。

孙华文在中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睡一觉吧,睡着了,不管生死,都轻松点。

我:好,保重。

陶然:好,保重。

周毅强:好,保重。

18

我是被压醒的。

我睁开眼,只见周毅强一句GP芝柏表睡倒在我肩膀上了。

我们活下来了!

「周毅强!我们活下来了!」我把周毅强喊醒。

「卧槽!真的!卧槽!卧槽!卧槽欧瑞玺!」周毅强大吼好几声。

我们此刻正坐在学校公交站台的座位上,周围等候公交车的人,用看待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我们。

我们不在乎。

兴奋过后,我想起了孙华文和陶然……

还有萧泽和黄庞明星……

「孙老大……」我才说了三个字,就哽咽了。

是孙华文把我们带出去的,他自己却没能逃出来。

周毅强也抹了一把眼泪说:「去学校看看吧,也许他们已经回去了。」

走到我们学校门口,却是荒芜一片。

我着急地抓住一个路人问:「这里的学校呢?!」

路人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这里哪里来的学校?」

「他妈的,我们是被送到了哪里?!」周毅强吼了一声。

「这里是 B 市啊,你们还能在哪里?莫名其妙。」路人骂了我们一句就走了。

B 市?

没有问题。

这里一切正常。

除了学校不见了。

手机响了。

是我妈打来的。

「你人死哪去了?电话也不接!你们辅导员给我打电话,说你昨天夜不归宿,你还上不上学?还有那个叫周毅强的同学,是不是孔雀表跟你在一起?你俩死哪里浪了?」

「学校?我学校在哪?」

「你喝了多少啊?自己打车回 K 大学!」我妈气得挂了电话。

K 大?

「咱上的是 K 大吗?」我问周毅强。

「应该……应该是吧……」

我们打车去了 K 大。

还是熟悉的校园,只是里面的人,全部是陌生的脸。

我们回到宿舍,宿舍里有四个舍友。

但不是萧泽、孙华文、黄庞和陶然。

「孙华文和陶然呢?」周毅强问。

「啊?」其中一个舍友回答,「孙啥?陶然?是什么?」

另一个舍友走过来问我:「堂哥,你带着周哥去哪里浪了?还夜不归宿,还因为你们失踪了。」

「就是,真不够意思,下次记得带上我。」

周毅强看了我一眼问:「他们好像跟我们很熟?」

「嗯,别问了,也别多说。」我回答。

不想被博兰斯勒当成疯子,就要遵守新规则。

我的脑海响起一句话。

【融入大家,并且不要向任何人说那件事。】

(完)

作者:流晨

分享到

相关推荐

最新美文

最新电影

中文新书

英语新书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