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品 前沿 正文

真千金她好飒

我是被抱错的真千金。

亲生父母找到我接我回家。

假千金连夜带着男朋友回国,指着我说:

「妈,我不喜欢她,让她滚。」

我拿着鉴定证明凑近她:

「小姐姐,有没有一种可能,你是假千金呀~」

1

亲生父母找到我的时候我上海表正在准备学校的英语演讲。

珠光宝气的林夫人上前抱住了我:

「悦悦,这些年,你受苦了。」

我刚要一个过肩摔把人摔出去,林夫人就拿出了亲子鉴定证书:

「悦悦,当年你飞亚达和徐家的女儿抱错了。直到上次妈妈在医院看到你,一看你的脸,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女儿。」

说到这儿的时候,一旁穿着西装的男人也红了眼眶:

「我的乖女儿,这些年你受苦了。跟爸爸回家,从今往后爸爸宠着你。」

我看了看我和林夫人有五分相似的脸,又看了看鉴定证书,试探性地喊了一句:

「妈?」

养我长大的爸妈在我初三那年出意外去世了,这几年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过的。

和钱作对的都是傻子巴黎之花,更何况林家一看就不差钱,我当即就认了这个便宜爸妈。

刚到林家就接到了林家大小姐的电话,是打给林妈妈的,但是林妈妈可能是想对我表达亲近,在我面前开了公放。

「妈!听说你今天带回了一个雅典表 (1)小丫头,那小丫头什么来头?什么身份?妈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

从林妈妈的口中我已经知道了那个抱错的养女叫林欢,在新西兰那边读书,说到这儿的时候林妈妈告诉我她打算把林欢继续养在林家,一来,这么多年也养出了感情;二来,徐家父母已然离世。

我笑着跟林夫人说:

「林妈妈巴西航空,我没有意见的。」

林欢的声音又尖又细,话越说越难听:

庞巴迪妈!你就这么带她回来了?你怎么知道她不是贪图林家的财产。」

林家的确有钱,A 市的纳税大户,在朗格全国都能排得上名号。

林妈妈脸色变朗格了变:

「林欢,亲子鉴定是我去做的!」

说完就挂了电话。

不好意思地拉住了我的手:

「悦悦,实在不好意思,欢欢这些年脾气难免骄纵了些。」

我装作不好意思地缩回了手:

「林妈妈,是林爸爸把我回来的消息告龟岛酒店诉欢欢的吗?」

这句话让林妈妈的脸色变了变,喊了阿姨带我去楼上。

「悦悦,你看看有没有缺的记得跟我说。」

说完这句话后就去书房找林爸爸碧欧泉去了。

2

在林欢连夜回国之前我想的是当一个乖巧的女儿,林欢毕竟在林家待了二十几年,林夫人他们对林欢肯定是有感情的。

说白了,我和林家的关系到现在为止也只是有个血缘罢丽娃了。

结果,早饭还没吃完林欢就回来了。

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男人,林欢挽着那个男人出现的时候林夫人愣了片刻,然后立刻招呼阿姨重新做点早饭:

「阿姨,打个豆浆出来,记得加点红枣,欢欢喜欢喝。」

然后拉住了林欢的手:

「欢欢,你怎么回来了?」

林欢上前抱住了林夫人:

「妈妈,我怕我再不回来你就不记得我了。」

「怎么会呢?你才走了一个多月。」

然后看着那个男人问林欢:

「欢欢,这是谁啊?」

「妈妈,这是我的男朋友陈桉。」

陈桉和林夫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扬起下巴对着我:

「林夫人,那个女的是谁?欢欢说了,您只有她一个女儿。因为那个女人,欢欢哭了半天。」

林欢也摇了摇林夫人的手臂:

威图妈妈,我才是你的女儿。我不喜欢她,你能不能给她钱让她走?」

林夫人脸色僵了僵:

「欢欢,你才回来,还没有和悦悦相处过,怎么就知道自己不喜欢她了呢?」

我擦了擦嘴角,上前一步:

「你好,我叫徐悦。」

林欢一巴掌打下了我的手,林夫人脸色变了:

「林欢!」

林欢眼眶红了,甩开了林夫人的手:

「妈,你竟然因为她凶我?」

说着拉着陈桉的手转身上楼。

林夫人讷讷地说不出话,我安慰了几句:

「没事的林浪琴 (1)妈妈,等以后大家熟了就好了。」

我回房间的时候碰见了林欢,林欢双眼淬火地看着我:

「徐悦,我会让你滚出这个家的。」

我看了看周围除了我和林欢外再无旁人,笑着问她:

「凭什么呢?凭你不学无术,娇纵蛮横,还是凭你这个养女身份?」

林欢被我说得当即就推了我一下,我借势一巴掌甩在她脸上,并往后一跌,下一刻眼泪就出来了,带着哭腔道:

「林小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大不了我走就是了,您这是干什么?」

3

「那你滚啊!」

我和林欢闹出来的动静不算小,林妈妈刚上来就听见林欢嘶声竭底地喊出这句话。

林妈妈气得手抖:

「林欢!你给我回房间去!」

我见势向林妈妈哭诉:

「林妈妈,不关欢欢的事,刚刚是我没站稳。欢欢想过来扶我,我还没注意打了她一下。都是我不好。」

说着,还掉了两滴眼泪。

林欢脸都气红了。

这时候,林欢房间门也打开了。

我和林欢的房间邻近,或许林妈妈是存了想让我何林欢好好相处的心思。

陈桉从里面走了出来扶住了林欢,摁住了林欢想要和林妈妈吵架的心思:

「欢欢,不要和你妈妈吵。那是你妈妈呀,欢欢,好好说话。」

神奇般地,陈桉这话刚说完林欢就安静了下来,进房间之前还和林妈妈说了一句:

「妈妈对不起,我反应太大了。无论怎么说,悦悦才是妈妈你的亲女儿,我不应该这样的。」

这句话说得林妈妈顿时不好意思了起来。

我适时地拉住了林妈妈的手,娇笑着说:

「林妈妈,可以陪我一起看看我的房间吗?」

林欢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带男朋友回来的行为让林爸爸很生气,下午的时候林爸爸回来了一趟,喊了林欢去书房,出来的时候林欢眼睛红了。

吃晚饭的时候林欢就开口了:

「爸爸,我在新西兰那边的学习也快结束了,到时候我想从公司底层员工做起。」

帕图斯一边吃着饭一边听着林欢讲,林欢突然提到了我:

「就是不知道悦悦是哪个学校的,以后进公司的话吃不吃力。」

我擦了擦手,调出了学信网的截图:

「上财,学的国际经济与贸易。」

这句话让林欢变了变脸色。

其实我爸妈也不差钱,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公司,我也是被富养长大的,从小对我极尽宠爱,要什么给什么。

只是我爸妈去世艾米龙得早,加之又是个意外自然没有提前立什么遗嘱,那会儿我还是个黄毛丫头,被公司几个董事逼得节节败退,迫不得已,只能将公司交了出去。

可是那一直是我心里的一根刺,于是,当初高考的时候我义无反顾地选了上财,我爸妈的公司我是一定要夺回来的。

林爸爸林妈妈还没有说话,陈桉就开口了:

「大学里学的知识终是没有实践过的。但是欢欢不一样,欢欢一直很聪明。刚上大学的时候就学会打理公司了。」

我擦了擦眼角:

「陈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我刚回来没几天,陈先生怎么就开始挑拨离间了?」

4

饭桌上的气压一下子就低了下来,这时候,林欢突然爆发:

「徐悦你什么意思?陈桉只是说了几句,你怎么就开始对陈桉争锋相对的?徐悦,你有什么不爽海蓝之谜的冲我来,你冲着陈桉什么意思?」

好家伙,这是恋爱脑上头了吧,一句话不提自己,句句都在替陈桉打抱不平。

「林欢,你一个被林爸爸林妈妈千娇百宠养大着的千金大小姐,能不能不要被人牵着脑子走?你脑子长的不是用来装饰的!动一下你那生锈的脑子!」

林爸爸没有说话,但是林妈妈用赞许的眼神看了看我。

我在上财学的是国际经济与贸易,虽然想的是以后一定要把我爸妈的公司夺回来,但是刚毕业欧直的话我肯定是没有那么多的人脉和资本积累的,肯定还是要进企业的。

林家主要做的就是出口,我自然是分外关注的。

林欢此人虽然称不上什么精彩绝艳,但是自幼就是被林爸爸养在身边的,该有眼光谋略虽算不上前瞻,但也绝对不差。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瞧瞧这回国两天智商降得。

一顿饭吃得不欢而散,林欢追着林爸爸去了书房,临走之前还瞪了我一眼,恶狠狠地来了一句:

「徐悦!不管怎么样,陈桉是我男朋友,你千万不要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我看了看林欢,拍了拍她的手:

「林欢,脑子出问题就抓紧去治。」

陈桉在我身前上的楼,到二楼拐角的时候陈桉还刻意等了我一下,笑眯眯地来了一句:

「徐小姐,有些东西不是你可以肖想的,就算你是林家的真千金,可是像这种家庭都是能者居之啊。

「徐小姐,奉劝你一句,不该是自己的东西,就千万别贪心,小心被撑死。」

我点点头:

「你说得对,能者居之。不该是自己的东西,就把自己的爪子给我收回去!」

林妈妈正好洗了水果给我送过来,见我和陈桉站在一起,问了一句:

「悦悦,怎么不回房间?」

从头到尾没有给陈桉分一个眼神路易威登

「哦,林妈妈,我只是想问问陈公子,跟女朋友回家之前都不用跟女方父母打声招呼的吗,也不知道是哪里的风俗。」

说到这里,林妈妈的脸色变得不好看了起来。

其实在早上林欢带着陈桉回家的时候,林妈妈脸色就不好了,一直不发作,无非就是顾念着林欢刚刚回来以及陈桉家里应该也不差钱,都是生意人,谁也不想碍于一时的面子以后商场上争锋相对。

晚上睡觉的时候林欢给我发了微信——

「徐悦,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不满?我知道你肯定不舒服你爸妈对我这么好,可是徐悦,他们养了我二十几年,对我肯定是有感情的。」

我看了看这条微信,然后起身敲响了林欢的房门。

今晚睡觉的时候,陈桉被安排在了三楼的一个房间,所以林欢现在是一个人。

林欢问都不问直接就开了门:

「陈桉~都说了,今晚你先一个人睡嘛~」

看到是我,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转身就想关门,我直接推着林欢进去然后反手关了门。

「林欢,看在林爸爸林妈妈的面子上,我再提醒你一句,你是成年人了,需要有自己的判断力。」

「什么判断力!!我的判断力告诉我你就是个……」

我直接抬起一脚踢在了林欢的屁股上,一脚不解气又踢了一脚,哈雷·戴维森要不是怕留印子,我真想几巴掌扇她脸上。

「现在清醒了吗?威图

5

那两脚还是没有把林欢踢清醒,早上刚吃完饭林爸爸就把我和林欢叫进了书房。

「是这样的,我打算让你们俩一起进公司从底层做起,去不同的部门。悦悦,你今年应该也帕图斯大四了,应该可以出来实习了吧?」

林爸爸话还没有说完林妈妈就推门进来了,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

「你什么意思?悦悦才回来几天?」

林欢将高跟鞋踩得震天响,直接从林妈妈旁边出去重重地摔上了门,摔门之前还赛格威电动车来了一句:

「妈,你现在眼里只有你的亲亲好女儿,把我放在什么位置了?」

我拉住了林妈妈的手,把林妈妈带了出去,一边走一边说:

「妈妈,我也是凭借自己实力考上上财的,我也有很多大公司的实习经历,妈妈怎么知道我会不如她?」

「悦悦,妈妈一开始是打算让你们好好相处的。也不知道欢欢这到底是怎么了,欢欢以前虽然娇纵了点,但绝不是这样的。」

我拍了拍林妈妈的手:

「估计是有人跟她说什么了吧。」

答应了和林欢一起进入林氏从公司底层做起,我自然是要做好完全打算的。

回了房间之后我立马打了电话给我专业课老师,我大学四年成绩优异,各种竞赛参加得数不胜数,因为竞赛的原因,和一些老师的关系都很好。

我打电话过去的这个老师姓王,在外面随便指导企业家几句话都是要论十万计的,是一位很成功的女强人。

听到我的请教后,王老师和我聊了几个小时,直接从现时入手聊到了林氏的未来规划,最后总结的时候王老师来了一句:

「林氏现在看起来还算可以,但是那些股东各个都是不老实的,急着把公司的钱往自己账上套呢,好好整整,说不定可以送进去不少。」

6

自从上次在书房不欢而散后,林欢就搬了出去,整个房间几乎都搬完了,林妈妈去问为什么,林欢差点儿把林妈妈推下楼梯:

「为什么?这个家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我留在这里做什么?看你们一家其乐融融吗?」

我本以为林欢是真的打算从底层开始慢慢做的,公平竞争。

WEMPE万没想到进公司还没有一个月就听说了林欢是公司董事长女儿的这个消息。

林欢所在的是市场部,一时之间,林欢风头无两,靠这个拿下了无数订欧米茄单。

这个消息具体是谁散布的不言而喻。

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了被一群人围在中间的林欢,林欢脸上带着亲和的笑意:

「哎呀,不要瞎说,让人听了不好。」

这话听着像是什么都没承认又像是什么都承认迪奥 (1)了。

林欢看见了我,冲我挑衅地笑了笑。

抛开所有的不谈,林欢业务能力的确还可以,毕竟是从小被林爸爸带在身边长大的,耳濡目染之下学的东西也不少。

还好,我有一堆很厉害的同学,天天拉着那些人一遍一遍地分析策划方案,走出公司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刚要打车就看见了陈桉和林欢。

林欢从家里搬出去后一直IWC万国表和陈桉住在一起,这些天,陈桉对林欢那可是一个无微不至。

天天豪车接送,中午的时候还会过来送饭。

林欢工作间隙还会收到陈桉送过来的鲜花和甜点。

这些东西没什百年灵么甜,对于从小对娇养着长大的林欢更是算不了什么,可是不同的人做自然是不同的效果,我没有刻意地去打听,只是听人说就知道了林欢现在不允许麦卡伦身边的人说陈桉一句不好。

我下意识地就想离这两人远一点,结果上车的时候还是看到了陈桉朝我这里看一眼。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眼皮欧米茄直跳,没跳多久就发现陈桉来了,陈桉先是径直去了市场部找了林欢,然后拉着林欢过来找我:

「徐小姐,我和欢欢打算一起吃个饭,你要和我们一起吗?」

我抬头的时候,陈桉还冲我笑了一下,再看林欢,脸色已经不好了。

当晚,林欢就过来帕图斯找我了,而彼时,我正在改一份很重要的策划案。

林欢一来,我下意思地保存关了电脑,并且把电脑放到了电脑包里背了起来。

「徐悦,我以为你多自立自强呢,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怎么,看了陈桉几眼觉得这人不错就决定想办法占为己有了?

「徐悦,你已经抢走我爸妈了,怎么连我男朋友都不放过呢?」

这会儿已经将近十点了,整个楼层除了我和林欢以外没有加班到这么晚的,毕竟林氏不是一个互联网大厂,在加班这块儿,自然没有那么卷。

「林欢,你长点脑子行吗?你哪只眼看到我对你男朋友感兴趣了?」

一边说着一边把包里的亲子鉴定书拿了出来,这是我回林家后重新做的一份亲子鉴定,把鉴定书拍在了林欢的脸上:

「还有啊,小姐姐,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根本没有抢你爸妈啊?那就是我的亲爸亲妈。」

电梯亮了,陈桉刚好走了出来,从后面拥住了林欢,大晚上的也不知道陈桉为什么还要收拾东西,穿着一身西装,身上还喷着香水,戴着金丝框的眼镜。

「抱歉徐小姐,欢欢脾气不是很好,都怪我,是我把她宠坏了。给你道个歉。」

像陈桉这样的男的,估计会引得无数三观不正的妹妹前仆后继,帅气、多金,看起来对女朋友极好,有些人不会管对方有没有女朋友的,只会想着对方的每一点都戳在自己的心坎上。

「首先,这句抱歉不应该你说。其次,如果林欢是被你宠坏的,那你这话就不应该在外面说,你俩私下开玩笑说说就算了,在我这个外人面前说什么意思?最后,林欢,你好歹之前也是林家的大小姐,什么好东西没见过?眼睛不要可以捐了。」

7

手里在做的策划案实在是过于重要,这几天完全就是电脑不离身。

自从上次怼完林欢和陈桉后,这两人倒是很久没蹦跶了。

明天就是这次策划案的汇报了,我把电脑里的东西看了一遍又一遍,确定了没有问题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结果下午的时候就收到了一个电话。

打电话过来的是我爸妈公司的一个股欧直东,这些年,虽然我在那些人的逼迫下被挤出了公司,但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多年蛰伏,如今我爸妈的公司里有不少都是我的人。

这个股东就是其中一个,一接电话这股东就风风火火地来了一句:

「徐小姐,张总打算把公司卖了。」

「好,我知上海表道了,马上赶回去。」

快速地把私人物品装迈凯伦包,北京表先是打车去了一趟上财波尔,把东西交给了王老师,里面事关明天的策划案,实在是过于重要,放哪儿我都不放心,只能放游艇在这儿,她林欢就算再厉害还能在高等学府撒泼不成?

紧赶慢赶终于还是在张庸他们开会的时候我带着警察闯进了会议室,张庸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见此也丝毫不害怕:

「徐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哦,你涉嫌挪用公司财务以及犯了多项经济罪,加起来你未来算是包吃西科斯基W酒店住了。」

在场还有几东方双狮位董事眼神也慌乱了:

「徐悦,这是需要证据的!」

「我没有证据会带人过来?」

最终,包括张庸在贝伦斯内,贝尔一共被带走了三位董事,我坐到了主拉菲 (1)位,清了清嗓子说:

「现在,我欧米茄们来开会。」

多年蛰伏,没有绝对的实力我怎奢侈腕表么可能敢回来?

我爸妈虽然没有留下遗嘱赛格威电动车,虽然现在看来,我也不是他们的亲生孩子,但是,根据民法典我依旧是可以继承的,只是这么多年,我懒得和这群老油条扯皮了,干脆把他们全送进去。

说到这里,有一件很奇怪的事,虽说是抱错了,但是林欢应该并不是我爸妈的孩子,我偷偷做了鉴定,林欢和林爸爸的确是父女关系,但是和林妈妈就毫无关系了。

8

虽然张庸想卖公司的这个想法在他的报告中说得合情合理,但是太突然了。

我不禁打了电话给了室友让我室友帮忙查查陈桉,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件事和陈桉有关系。

我室友家里也是开公司的,是一个很大的家族企业,听了我的话宝齐莱我室友立刻打了包票。

十一点的时候给我打了电话,开头就是一句:

「姐妹,那林欢眼光不行啊。

「陈桉是林家一个董事的私生子,但是那董事藏得好,家里老婆都不知道这件事。陈桉妈妈好像是那董事的白月光,反正那安缦拉雅度假村董事对陈桉还不错。劳斯莱斯话都说到这儿了,我就不信那陈桉接近林欢不是抱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心思。」

「我怎么知道的?我大哥有一次和那董事喝多了,那董事亲口说的!」

林爸爸今晚在外面有应酬,现在还没有回家。

林妈妈天天习惯了早睡早起,我想了想,把自己偷偷做的那份林欢和林爸爸的亲子证明压在了咖啡机下面。

林爸爸早上没有喝咖啡人头马路易十三的习惯,林妈妈倒是习惯了每天早上一杯黑咖啡,那台咖啡机是放在二楼的,是林妈妈专用的。

做完这一切,我重新看了一遍策划案才睡过去。

做汇报的时候林爸爸坐在上首,结果我的汇报还没有做完,林爸爸的助理就进来了,低声耳语了几句,林爸爸就出去了,我看了看,好像看到了林妈妈。

林爸爸出去后我继续汇报,结果说了没几句就被一个巴掌声打断了,汇报室里的股东董事面面相觑,我接着往下讲,听到了林爸爸的声音:

「够了!今天徐悦在汇报策划方案,这方案很重要,决定了公司的未来走势,你要闹也不能现在闹!」

林妈妈突然哭着喊了一句:

「什么徐悦!那是你的女儿!那是你的亲女儿!林欢是……」

林妈妈的话没说完只剩下了「呜呜呜」的声音,应该是被林爸爸捂住了嘴。

今天在场的都和林爸爸相识多年,林欢他们自然也是认识的。

只见那些老狐狸们各个打着眼色,也是,我才是林家真千金这事林家并没有召开新闻发布会,也没有请这些老朋友们吃饭说一下。

一来,是为了林欢的面子,林爸爸林妈妈养了林欢多年,终究还是有感情。

二来,林氏毕竟是个上市公司,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影响公司股票。

所以,就委屈了我。

林妈妈跟我说的时候,我笑了笑,不开新闻发布会我能理解,但是连亲朋都不告诉我属实想不明白。

我当场笑着跟林妈妈说:

「没关系啊,我不是很在乎这个。」

然后立马去鉴定了林爸爸和林欢的 DNA,嗯,看来林妈妈已经看到那个结果江诗丹顿 (15)了。

9

策划案做得很完美,哪怕是职业经理人也挑不出什么错误。

与策划案完美收官的是我才是林氏麦卡伦真千金的消息宛如长了翅膀一般地飞了出去。

林欢在公司的地位突然一下就尴尬了起来,林妈妈毕竟是贵妇,是要脸的。自然也不可能天天来公司闹,再加上林爸爸对林欢的态度晦暗不明的,所以林欢的地位虽然尴尬,但是也不算太差,该谦让的地方市场部那些同事还是会谦让。

由于我出色地完成了一场策划案,林爸爸给我升了职,升职当天林欢特意提了一个蛋糕过来找我。

开头就是一句:

「你知道我妈是谁吗?」

「我怎么知道,反正不是我。」

林欢脸色突然得意格拉苏蒂原创了起来,见林欢这个样子,我立马悄悄地打开了手机录法兰克穆勒音。

「是我爸的白月光。你知道白月光吗?尤其是我妈因为我爸死了的时候,她将永远成为我爸的意难平。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嘶,我回味了一下林欢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林欢在庆幸她妈已经死掉的这个事实。莫名地觉得哪里三观不是很正确。

「徐悦,你是争不过我的。」

我「哦」了一声,然后把林欢推出了办公室,被我一起扔出去的还有林欢带来的蛋糕。

这几天我一边处庞巴迪理徐氏的事情,一边处理林氏自己的工作,两边跑累得不行,与此同时,在林氏我闻到了一股风声鹤唳的感觉,连忙给自己请了保镖。还给自己的座位上安了一个微型摄像头。

万万没想到,在我做了如此万全准备的情况下还是出了事,我的车刹车失灵了。

还好当时是在郊区,还好车速不快,还好司机反应及时。

助理一脸后怕,惊魂未定地问我:

「徐总,到底是谁这么大胆?」

「无非就是那么几个人。看来他们急了,没事,我已经等得够久了,这样吧,我再给他们添一把火。」

当晚回去我哭啼啼地扑进了林妈妈的怀里:

「妈妈,我好害怕啊。」

我哭啼啼地把发生的事讲了一遍,当然扩大了不少名士表

最后发出了绿茶言论:

「妈妈,虽然我不知道今天这件事是谁做的。但是那个人一定是不喜欢我的。但是他为什么不喜欢我啊。妈妈,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母亲碧欧泉对于自己的亲生骨肉总是疼爱的。不可置否,林妈妈疼爱过林欢,但是当知道林欢是林爸爸白月光的孩子,尤其当初是林爸爸一手操控把我换出去的时候,再多的喜欢也烟消云散了。

林妈妈听完我的话立马一脸后怕地抱住了我:

「悦悦,你放心,只要有妈妈在,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当天晚上林家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最后林爸爸气冲冲地摔门离去,林妈妈站在后面喊:

「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告你婚内出轨!公司股票影响关我什么事?!林氏未来关我什么事?!我们大不了鱼死网破!」

10

林爸爸屈服了。

第二天就紧急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宣布我是未来林氏的继承人。

发布会结束后林爸爸宇舶表找到了我:

「悦悦,我只有一个要求,未来好好对待欢欢好吗?我只有欢欢一个孩子。」

我不禁为林妈妈感到悲凉。

「林先生,从生物学的角度出发,我也是你的孩子。我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去找回我,让我猜一下,应该是林妈妈发现了。你为了保护林欢的身份,只能把我认回来。

「林先生,我也是你的孩子。并且,是你和你太太唯一的孩子。」

林爸爸讷讷地说不出话来,最后气势汹汹地扔下一句:

「那徐悦,只能希望你一直这么厉害了。你得明白,你只是继承人,现在我还没死。」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反正我手里掌握的东西已经够多了,他也蹦跶不了几天了。

自从记者发布后结束后,我在公司的地位水涨船高。

但是由于林爸爸对林欢那晦暗不明的态度,导致公司也有一部分员工投向了林欢。

林欢最近蹦跶得厉害,各种抢市场部同事的订单,同时用尽了一切办法想打乱我手上的工作。

今天更甚至过来宣战了:

「徐悦,林氏最后花落谁家让我们好好看看。」

我一边让助理整理手中的东西一边点点头,还不忘刺激她几句:

「林欢,除了林氏我还有徐氏牢牢地握在手里。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你除了林氏可什么都没有了。指望陈桉?你觉得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陈桉还会坚定地选择你?

「林欢,最后的赢家,只会是我。

「哦,知道了知道了,你退下吧。」

11

有些人真的不能纵着,这几天一直在想着对付林爸爸和林欢,结果,陈桉就跳出来了。

把我精心做的策划案直接拿给了他爸,他爸表面上天梭看起来像是林氏的股东,一心一意希望林氏发展壮大,实则反手就想把这份策划案卖出去。

我带着警察找到陈桉的时候,陈桉还一脸懵逼。

「不就是拿了你几张纸吗,你至于这样兴师动众的吗?」

警方已经把策划案搜出来了,我一脸疑惑地看着陈桉,很认真地问他:

「当初你出国读书,是因为国内的大学你考不上是吗?你有脑子吗?哦,对了,你是有点脑子,一开始去想方设法地接近林欢。你那是喜欢吗?你rolex就是为了林氏的钱。后来发现林欢不是林氏真千金,但是没办法了对吧?」

这份策划案里包含的东西无数,很快,陈桉和他爸就以窃取商业机密罪被关进去了。

林欢过来找我的时候双眼宛如要喷火:

「徐悦!你看我不顺眼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对付陈桉!

「你为什么要在你的办公室装针孔摄像头?为什么要把策划案放在桌子上!你就是想让陈桉犯罪!徐悦,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我一巴掌就抽在了林欢的脸色,实在是不解气,又抽了几巴掌,最后抬起脚踹了她一下:

「林欢,我之前在想,林妈妈怎么会生出你这么蠢的女儿,哦,原来不是林妈妈的女儿。难怪呢播威

「替陈桉抱不平是吗?放心,一个一个来,下一个就是你。」

真以为我好欺负呢?

自从我戳破了林爸爸虚伪的表面后,这几天林爸爸是越来越过分了,对林欢越来越好,和林妈妈吵架的时候公然提白月光的名字:

「是,我是和你结婚了又回去找她了。我为什么和你结婚?因为我们两家门当户对啊!我就是不喜欢你怎么了!?在我心中,她才是我唯一的老婆!」

「那你当初莱珀妮娶她啊!你招惹我做什么?!」

「因为我和你才波西塔诺门当户对啊!」

听得我拳头硬了。实在是忍不下去了,连IWC万国表忙给助理发信息——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快点,下周一就开始!」

12

想林氏这样的上市公司,平时都是小会不断的,最重要的估计就是周一的晨会。

周一一大早,我看着林爸爸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往那一站,话还没讲两句,警察就推门而入:

「你涉嫌违规挪用资金,非法套现,拐卖人口。跟我们走一趟!」

是的,当初我爸妈的亲生孩子,被那个畜生用手段带走拐卖了,这么长时间我也没有任何线索。

林欢一看这个场面就慌了,下意识地就想跑,我抓住了林欢的手:

「欢欢,别跑呀。他们都进去了,你也进去陪他们吧。

「林欢,你涉嫌买卖商业机密,跟我们走一趟吧。」

警察带走了两个人,场面一下子就混乱了起来,我站起了身,站到了最前方:

「安静。晨会继续。」

林妈妈也赶过来了,她怕我镇不住场子。

晨会结束后,我把林妈妈带去了办公室:

「妈妈萨凯帕朗姆酒对不起,没和你商量一声就把那两人送进了。

「对于公司,妈妈你也不用担心。我能稳住。当然,出了这么大的事,公司股票肯定会动荡一下,短时间内可能也恢复不了。但是放心,我会尽快的。」

林妈妈看起来是想说什么一直没说出口,我看着她,末了,林妈妈终于说出口了:

「悦悦,妈妈不怪你,那两个人是自己活该。只是妈妈才发现,我的悦悦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这么优秀了。」

我脑子里突然闪现出年少之时,我爸妈也是天天带着我,陪我成长,告诉我是非对错,教会我很多东西。

我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优秀的啊,只是教会我优秀的那两个人已经不在了。

而他们的孩子我还是没有找到,我依旧会找,一定会对她好。

……

我送林妈妈出了公司。

「没事,以后我所有的优秀妈妈你都会看到的。」

春日阳光明媚,马路上车来车往,行人道上熙熙攘攘,爸爸妈妈,你们看到我现在的优秀了吗?

分享到

相关推荐

最新美文

最新电影

中文新书

英语新书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