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上品 前沿 正文

天价小电驴

男朋友送了我一辆「小电驴」,让同事笑了我半个月。

「亏我还真以为有富二代看上她了,居然送电动车,真是笑死个人。」

后来,那位同事车浅蹭了下我的车,赔了我 20 万。

嗯,冠蓝狮我那辆车是 Vespa946 迪奥联名款。

1

我在停车场随口夸了一辆酷似小电驴的踏板摩托车。

第二天男朋友就让人把车送到了公司门口。

张莉莉太阳谷冰酒捂着嘴阴阳怪气:「这就是你那个富二代男朋友送的礼物啊?还挺实惠呢。」

我在心里白了她一眼。

上次出门急不小心提了个老花,被同事发现只好敷衍说是男朋友送西锐的。

大家纷纷表示羡慕,只有她明里暗里各种暗示我去专柜验货,就差把「我觉得你的包是假的」文自己脸上了。

不过我也懒得和她掰扯。

没有什么比几个女人坐在一起比老公、比家庭背景更无西锐聊的事情了尊皇

但她却好像默认了我的心虚,找着机会就在公司大肆宣传我男朋友是富二碧欧泉代,就等着哪天拆穿我让我难堪。

这一次,她觉得她的机会来了

游艇拍了拍白色的车后座:「不仅实惠而且实用呢,想坐吗,带你兜几圈。」

「算了。梵克雅宝」张莉莉略显嫌弃地看了我一眼。

「你男朋友送你的,布加迪你自己省着点骑吧,估计世爵得花上他半个月工资吧。」

半个月工资?这我还真没算过。

我沉吟片刻:「也许吧。」

2

之所以这么低调,还香奈儿得从我男朋友说起。

研究生毕业,我打着灯笼找了个完美男友。

带回家的前一天却被告知是我爸天天挂在嘴边的死对头的亲儿子。

这死对头究竟死对头到什么份上呢。

大概就是在我家还是个小公司的时候,他爸好几次差点把我家按死的程度。

我家现在能NOMOS做这么大,全凭我爸卧薪尝胆。

「我不同意!曲家那小子一看就随他爹,一肚子坏水,你和他谈恋爱肯定会吃亏的!」

老爷子对曲父的成见颇深。

即使我表示进了曲氏以后偷情报给他都不能改变他的一意孤行。

他说:「我凭什么相信你能偷到情报?」

我:飞亚达

你们两个谁也别说谁坏好吗!

就这样,为了证明我香奈儿有能力偷到情报…

哦不,是为了让我爸同意我们俩在一起,我隐姓埋名进了曲氏的一飞亚达个子公真力时 (1)司。

我的目标是:和我爸坐在同一张谈判桌莱珀妮上!

3

闺蜜是第一个无脑支持我的人。

卡地亚我抢不到业务,把自家公司的单全都一股脑地塞给我。

业务量足足占了公司总量将近三成,rolex帮我在前期站稳了脚跟。

前天她打电话说和之前和我对接的人换了,现在换了个新人来跟,让我谨慎一点。

说实话我没太放在心上。

毕竟已经跟了大半欧瑞玺年了,想着应该出不爱马仕 (1)了什么岔子。

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张莉莉的无耻程度。

就堵车那半小时的工夫,她居然给我来了一手偷家。

她把合同甩在桌子上,得意地笑:「不好意思啊,手快了点。」

我看了眼跟在她身后有些拘谨腼腆的小员工差不多就明时度表白了。

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要是被我那暴脾气的闺蜜知道了,小员工这个意达马月的奖金算是没着落了。

「那恭喜你啊。」

我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希望这一单对你冲击业务第一有奇效。」

好像自从我来了以后她确实只能当万年老二了。

就,还挺遗憾赫莲娜的。纪梵希 (1)

「你别得意得太早!」

张莉莉被我戳到了痛处:「我今天能比你多拿一单呢,明天就能超过你!」

「靠什么超过,抢更多的单吗?」

我阴阳怪气的样子应该是挺气人的。

反正张莉莉原意达马本神采飞扬的脸一下涨得通红。

「什么抢单,我可卡西欧没有抢!分明是汇达对你不法穆兰满意才换人合作的,承认自西锐己能力不够有这么难吗?」

「我能力不够?」我被她气笑了。

这么小半年来,她明里暗里不知道抢了我多少单,那些我都懒得计较。

但是碗还没放下就开始骂娘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沃利

我捡起丢在桌上的合同,菲拉格慕抬眸看了她一眼轩尼诗李察,笑了笑。

「我说莉莉姐,你相不相路易威登信,只要我一个电话,这个单就会乖乖回到我手里。」

4

张莉莉的沛纳海 (14)白眼都要翻上天了。

「我说于贝尔桥,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我合同都签了你还吹什么牛啊,难不成合作方还能为了你违约?」

我笑了笑:「当然不能让客户承受损失了。」

手指在合同签名的地方圈了圈,然后做了个划掉的动作。

「我指的是你这个业绩算在我头上。」

「算你头上?」

张莉莉冷笑:「这是我自己凭本事拿的单,就算是赵经理来了也没话说。」

她倒是很了解赵经理的脾气。

遇到这种抢单的事,赵经理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口头宽慰几句。

毕竟谁的业绩不是业绩啊,只要客户留在公司就行。

张莉莉就是吃准了赵经理的心思,才敢一而再,再而三地伯爵抢别人的单。

但这次我可不会给她好果子吃。

我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闺蜜那里,三言两语把来龙去脉交代清楚。

话音刚落,就立刻获得了一只暴躁喷火龙闺蜜。

被动技能发火。

果然,没过湾流半小时,赵经理就找人把我们俩叫进去了。

张莉莉轻车熟路的,表情还有点嚣张。

结果一进去芬迪,就被赵经理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张莉莉,你也是公司的老人欧米茄了,怎么还干得出抢单这种事?人家于桥一个刚来半年的新人每个月都业务第一,你怎么不和人家学学?专门搞这种歪门邪道,难怪比不过人家!」

张莉莉整个人都被骂蒙了。

她是公司元老,个庞巴迪人能力也突出,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被这样劈头盖脸地骂上一顿。

但她也不是善茬,立刻就开始倒打一耙。

「赵经理,那都是于桥的一面之词。我海瑞温斯顿和汇达只是正当的合作关系,根本不存在抢单的问题。不信你可以去问汇达的业务员,是于桥没有维护好客户差点让客户流失,我只是及时止损啊!」

赵经理当然不会真的傻到为了这件事去问客户,乐顺毕竟这关系到公司的声誉。

如果是别的公司这件事估计也就这样完了,还好是我有个争气的闺蜜。

「别装了!刚刚汇达的陈总特地给我打电话,说以后公司的业务如果不是小于对接就终止合作。到这时候你还想着颠倒黑白,亏我一直以来对你这么信任!」

赵经理刚受了气正愁没地方出呢,断断续续骂了她半个钟头。

我就在旁边听着,时不时还微笑着答应几句,把张莉莉的脸都气绿了。

「哦对了,小于啊。」

临出门前,赵经理亲切地塞给了我一叠资料。

「这次总部漏下来一个大项目,我们决定让你负责。这次的竞争对手可是 Cacirou,你好好苹果手表准备一下,争取拿下!」

5

「小桥你牛啊,这么快就要让你家老爷子打脸了?要是你把这单抢了,你家老爷子不得揍你?」

没错,这个 Cacirou 就是我家的。

这次的项目我也知道,是块肥肉,两家公司都眼馋很久了。

要是把这个项目拿下了,婚事不婚事的不说,反正我爸宝格丽这个公司肯定能放心交给我了。

嗐,真以为我不知道他是故意让我去基层历练的?这也太小瞧我了。

我翻了翻手里的资料:「估计是曲萧然故意给的机会吧,不然这种项目怎么古驰也轮不到我们下面来跟。」

闺蜜含泪吃下狗粮。

「暗搓搓给自己未婚妻准备机会……呜呜谁嗑到了我不说!」

既然曲萧然都这么做了,我自然也不能让他失望。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我把能推的工作都推了,就连约会时间波西塔诺都打了个折扣,引起了曲某人的强烈不满。

经过多次的波尔修改,我对自己的方案信心百倍。

却在总部考察团来的前几天被通知,我被别人顶了。

「凭什么换掉我?」

「小于啊,你可误会我了,我可是百分百信任你的能力的。是上面觉得你还年轻没经什么风浪,要求换一个资历深的人来欧米茄带,我也菲拉格慕是没有办法啊。」

呵,如果这公司不是我男朋友的,我还真海瑞温斯顿的要被这个笑面虎给骗了。

「所以你就换成了张莉莉?」

我是真的觉得无语:「她全程都没参加过这个项目,拿什么方案交差?」

赵经理理所当然:「我觉得小于你的方案就挺不错的。」

我他妈直接气笑了。

「我的方案当然不错,可那是我自己辛博纳多辛苦苦做的,和她张莉莉有什么关系?」

「这不都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嘛,你就牺牲一下……」

他脸上殷勤的神态和昨天亲切喊我贝尔「小于」的样子如出一辙。

一样虚伪,一样恶心。

我昨天还纳闷,他平时这么护着张莉莉,昨天居然当着她的面直接把项目给我了。

敢情他们在这里等着我呢。

行啊,想用我的方案,那也得她用得起。

6

张莉莉没想到我这么好说话,非来我这触霉头。

「于桥,你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了?」

我挑挑眉:「这还不是因为你写不出加拿大鹅?」

她气炸了:「你说谁写不出?!」

「当然是谁要用我的方案谁写不出。」

张莉莉被我气走了,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一头钻进了经理办公室。

身边的同事纷纷来安慰我,怒斥张莉莉不要脸。

我倒是无所谓。

凭我对她的了解,几天之内她根本拿不湾流出应对方案。

被我这么一将,她最后大概率是把我的方案随便改改,然后署上自己的名了事。

就是不知道里面我更改的一些「新内容摩凡陀」,她会不会发现呢?

一直到考察团来的前一天,张莉莉还在焦头烂额地中译中。

赵经理把最终方案拿给我,让我浅看一下。

毕竟都是我亲力亲为的,应该会更了解。

但是我们俩谁都清楚,这个方案最后会记在谁的头上。

芬迪装模作样地浏览了一下文件,发现她是真的没有让我失望。

里面的错误和漏洞她是一个不落全放进去了。

我随手点了几个无关痛痒的小错误后就出来了沛纳海 (14),就等着几天后看好戏。

结果我好戏还没等着,倒是先等到了一个惊喜。

曲萧然居然随团过来了!

他穿着一身休闲装跟在考察团后面,一进来就直奔我的工位。

宽肩窄腰大长腿,斯斯文文的脸上长了双桃花眼,属于是谁看谁直眼。

「老婆,我来了。」

我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你怎么过来了?」

「当然是瓦卡亚俱乐部酒店来给你撑腰的。」

他笑吟吟地在旁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怎么能让你在我的地盘受委屈呢。」

可我根本就没和他说过这件事啊……

我面无表情地把脸扭了回去,内心翻江倒海。

可恶啊,居然让他装到了。

旁白的大姐试探着问:「上海表小于啊,这是你男朋友吗?」

曲萧然抢在我前头:「不是,是未婚夫。」

「真是年轻有为啊!我看他刚刚和考察团一起进来的,那他也是总部的吧?」

我抬眸在他那张花孔雀般的脸上扫了扫,轻描淡写地回了句:

「嗯,他是司机。」

曲萧然:?

于是乎,就一个上午,大家都知道于桥的男朋友是总部经理的司机。

而另一边,张莉阿兹慕莉连我的方案都没有吃透就直接上台照着讲,把我给她留的坑一个不落全踩了。

考察团很不满意,不但要把张尚美 (3)莉莉给换了,还要把项目收回去。

赵经理还指望着干出点业绩调去总部呢朗格,这下是彻底慌了。

这时候,他终于想到了我。

「这可是莉莉姐梅花的项目,我这样贸然过去,她会不会觉得是我抢她的单啊?」

虽说我是故意拿乔,可细想一下,就凭他们的无耻程度,搞不好真的能做出这种事。

好在这时候赵经理没心思使坏,就差跪在地上求我去救场了。

「小于啊,之前是我考虑不周。你就当帮我个忙,只要你去救场,这个单以后你跟。」

「我也不是不想帮忙,只是如果犯错没有惩罚的话,那以后大家肯定会纷纷效仿法穆兰……经理你看?」

赵经理咬牙:「那……这个卡地亚月她奖金扣三成。」

我立刻爽快地答克里斯汀·迪奥应了。

当即从保险柜里拿出我早就准备好的材料,不顾麦卡伦赵经理那复杂的眼神,直接宝名表拎着电脑就上了。

早说了,是我的东西,谁也别想抢走。

我在上面一顿侃侃而谈,全力输出,总算稳住了考察团,同意让我们继续跟进。

不过是指名道姓一定要我负责。

看着旁边一脸狼狈的张莉莉,我内心一阵暗爽。

小样,就这水平还和我意达马帕玛强尼呢。

没有闺蜜、男朋友我照样治你!

7

一天下来总算是有惊无险。

正巧最近公司的业绩不错,赵经理也保住了自己的前途,于是提议大家出去庆祝一下。

旁边的大妈热情地招呼我:「小曲明星儿呢,让他和我们一起博士音响去啊。」

我面不改色:「您忘了,他是司机,得开车的。」

这一声落在现在的张莉莉耳朵里可真爱马仕 (1)路易威登宛如天籁。

原本蔫了一晚上的她古驰立刻就满血复活了。

装模作样地问了句:「小于的男朋友原来是个司机啊?」

大姐也来了兴致:「是啊,长得特别帅,而且钱全部交给小于保管呢。」

张莉莉撇撇嘴:「好看有什么用?一个花架博纳多子罢了。而且一个司机一年路易威登能赚多少钱,不吃不喝也只能给我们小于买几个包吧?」

她这副有些得意的嘴脸落在我眼里,真的和小丑奥罗拉没什么两样。

我顺着她的话点头:「确实没几个钱。」

也就一个平平无奇的富二代罢了。

好不容公主易到了餐厅。

张莉莉却像是有什么大病,非得坐我旁边。

很快,我就反应过来她的意图了。

一整顿饭下来,她似乎铁了心要把未来一个月和我说话的份额给一次性透支了。

从我的包有点刮蹭到五金有点褪色,我的包表示它没惹任何人。

「对了,小于的父母现在在 A 市吗?」

稍微盘算了一下时间,我诚实地回答:「不在,他麦卡伦们在外地。」

不出意外现在应该正在夏威夷的沙滩上享受生活吧豪客比奇

「哦,在外地务工啊。」

张莉莉接话很快,语气里的优越感都要溢出来欧直了。

「小于啊,不是我说你,有W酒店时间还是得多陪陪爸妈,要懂得尽孝,不能光顾着自己在外边潇洒对家里人不管不顾啊。」

说实话我是挺佩服她的。

我就和她说了嘴家里人在外地,她就能直接联想到在外地务工。

「那你爸妈一个月赚多少钱啊?工作一定很辛苦吧?」

我放下筷子,淡淡地说:「没仔细问过。莉莉姐要是弗雷格特岛酒店想知道,改天我让博纳多我爸把账目发给你。」

张莉莉抿着嘴咯咯地笑了:「就这点辛苦钱哪用得着账目啊,你要是不好意思说那我就不问了。」

我在内心冷笑,欧直还真的用得上。

好不容易把饭吃完了,结账的时候张莉莉突然跳了出来。

「小于啊,你看这顿饭我们主要也是庆祝你拿了个新项目,要不你把账结了?反正这一个项目下来,你的奖金明星也能拿不少呢。」

怪不得特地挑了个高档的餐厅呢,原来是想拿我当冤大头啊。

我笑了笑:「莉莉姐说得也有道理,我好像还没有正式请大家吃过饭呢。不过这个项目本来是由莉未分类 *莉姐法拉利负责的,虽然最后她没有完成好,但她肯定也很感谢大家的协助,我也不好抢了她的那份。」

我一边说一边注意着张莉莉脸上的表情,满意地看着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样吧,我和莉莉姐一人付一半,就当赫莲娜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帮忙了。」

服务员贴心地把账单送了过来,我扫了一眼,笑了。

随手递给了张莉莉,示意道:「莉莉姐,你看行吗?」

她盯着账单看了一眼,眼法兰克穆勒睛都直了。

「九万?我们才十几个人一顿饭吃了九万?」

她又把账单核了一遍,最后气急败坏地开口:「到底是谁WEMPE点的大拉菲?还一口气点明星了三瓶!」

大家伙面面相觑,最后目光锁定在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赵经理身上。

「好像是赵经理点的。」

张莉莉一下就哑火了。

很难想象,如果这酒是别的同事点的,今天雷达 (3)高低得挨顿骂汉米尔顿 (2)

「凭什么我要付,吃饭又不是我提议的,项目也是你的,要付你自己付。」

张莉莉索性豁赫莲娜出去了,丢脸总比大出血好。

我哼笑一声,嘲讽道:「原来莉莉姐也知道项目是我的啊?我还以为您贵人多忘事记不清了呢。」

「你!」

她被我气得说不出话。

看到她吃瘪,我心情也不错,直接干脆利落地把单买北京表了。

当然,除了张莉莉的那一份。

「既然莉莉姐不愿意,那我就帮大家付了。毕竟钱都是小事帝舵 (5),最主要塞舌尔北岛酒店的还是大家一起共事愉快不是!」

听着大家对我的称赞,张莉莉的嘴都快气歪了。

8

出了餐厅,我直奔自己心爱的小摩托。

半路被张莉莉赫莲娜拦了下来。

「赵经理喝醉了,要不小于你送一湾流下他。」

我指了指自己的钥匙:「怎么,让他扒在我的车箱上吗?」

「哦,差点忘记了,你没有车。」

她装作突然想起的样子,继而冷笑一声。

「连车都买不起的人,今天在大家面前装什么阔呢?」

我不康斯登明白了。

「你就没想过我是真的很阔吗?」

「就凭你?」

她嗤笑一声:「别打肿脸充胖子了,吹牛的时候记得低头看看自己这辆四面来风一撞就倒的破铜烂铁。」

我打量了一眼我的「破铜烂铁」,在心里天梭替它叫屈。

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餐厅门口来尚美 (3)往的人依然不算少。

我故意抬高了声调。

「可是比起装阔,那种明知道对方没钱还故意让别人结账的人是不是波西塔诺才是真的坏到了骨子?」

我的话引起了门口几位代驾大哥的注意。

他们八卦的表情实在是藏都藏不住。

张莉莉这个人一W酒店生好强,在这样异样的眼光下脸直劳力士接就憋红了。

「我那是……是给你制造拉拢人心的机会,你别不识好歹!」

这一下我直接成了那个不懂事的人。

但是当时时间已经有东方双狮点晚了,我也懒得和她计较。

「那我谢谢您哈,真是帮了大忙了。」

她被我噎得一口气不上不下,呼吸都重了点。

可我冠蓝狮意达马没走两步,她却又突然叫住了我。

「喂,你怎么就走了,不来扶一把?」

我扭过头,看雷达 (3)到她已经快被赵经理压弯了腰。

嗐,怪不得呼范思哲 (2)吸都粗重了点。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组里这么多大男人她非要自己送,但还是接过了赵经理的另一只手。

结果我刚使上劲,张莉莉就往旁边一闪,脱离了桎梏。

「那你扶着点,我去开车。」

我:?

她倒是扭着水蛇腰走了,留下这个醉鬼给我。

真晦气啊。

我正盘算着找根柱子让他自己靠着,没想到这醉鬼倒是先动手动脚起来,嘴巴里还念叨着「莉莉」。

莉莉?哪个莉莉,难道是张莉莉?

9

虽然我一直觉得他们之间关系不同寻兰博基尼常,可从来没有往那方天王面想。

毕竟妇女能顶半边天,职场中不乏很多因为自己能力出色而受到上级赏识的。

可是现下元宇宙我却有点拿不准了。

就在这时,赵经理突然脖子往我这边一伸,一口浊气喷在我脖子边,紧接着咸猪手也跟了过来。

操!

我连忙把手一松,他失去了支撑,直接像摊烂泥一样倒在了地上,还滚了两滚。

「哎呦,谁啊!」

赵经理迷迷糊糊地咒骂了一声,偏过头又不作声了。

「谁?你大爷!」

我仗着他喝醉了,雅典表 (1)朝他屁股上狠狠来了一下。

没想到正好被开车过来的张canada Goose莉莉撞见了。

她摇下车窗,语气惊恐:「于桥,你他妈干嘛呢?」

我面无表情:「我在跳刘畊宏的毽子操。」

张莉莉不信,但她没有证据。

只好警告我,要是明天经理有什么问题,她就来找我算账。

经这么一闹,我回家是彻博纳多底晚了,干脆打电话让曲萧然来接我。

没想到他就布尔吉·阿勒阿拉伯酒店在附近吃饭,干脆直接庞巴迪走路过来了。

我笑话他:「曲大司机?」

他扶了扶金丝眼镜,笑得像个温文尔雅的废物。

「行啊,今晚就让小曲驱车送小姐回家。」

走了一段路,我想起车子好久没加油,直接让他拐进了前面的加油站。

曲萧然在那边排豪度着队,我走远了些,开始给尊皇闺蜜回消息。

「我在给自己的小电驴加油呢,哈哈。」

为表真实,我还拿手机拍了个几秒钟的段视频发给她。

这次她难得没有「哈哈哈哈」,反而问我:

「你看视频旁边车里忙着接吻的那一对,像不像你们赵经理和你的那个死对头?」

10

我定睛一看,卧槽,还真是。

在公共场合做这种事,这也太辣眼睛了吧。

我有点犯恶心,想把视频删了。

但是想到了他们之前做的那些恶心事,鬼使神差真力时 (1)的,我还是把这个视频留了下来。

另一边,因为考察团还会在公司待上三天,所以曲萧然一闲下来就往我这边跑。

我骂他影响不好,他却麦瑞泰基言之凿凿:「我这是公费恋爱,不谈白不谈。」

这男人真狠啊,连自己的便宜都占。

旁边的同事倒是挺高兴的。

毕竟万宝龙曲萧然每次来都不会麦卡伦空着手,都会意思意思请大家喝个咖啡什戴森么的。

但是总有人看不惯。

张莉莉因为昨晚的法兰克穆勒事请了大半天假,今天一来就在办公室撞见了曲萧然。

她愣了一下:「来了新同事?」

「不是,是小于的男朋友,长得帅吧!」

她原本挂在脸上的惊艳一下就换成了鄙夷。

「哦,那个司机啊。」

曲萧然正在我旁边处理工作呢,闻言对她笑着点了点头。

她被 shock 到阿兹慕,嘴边嘟囔了一句。

「穷光蛋长得还挺好看。」

我没忍住笑出了声。

「不过你说到底也只是个司机,没事就待在自己该待的地方,不碧欧泉要来海鸥我们办公室瞎逛,这样会影响大家工作的效率。」

她明明屁都不是,管理起人倒是一套又一套的。

曲萧然乖顺地点点头:「好。迪奥

张莉莉没想到他这么上道,脸上表情缓和了点。

「你态度还算好,比有些人强多了。」

说完还明目张胆地看了我一眼。

曲萧然这下没说话了,耐人寻味地挑了下眉。

「不过你既然都来了,闲着也是闲着,干脆来我办公室帮我搬一下文件吧。」

我刚想跳起来怼她,曲萧然却拍了拍我的手,然后跟了上去。

这一搬就搬了半个小时。

两个人不知道在办公室里说了什么,出来的时候曲萧然还是笑眯眯的,只是张莉莉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真是不知好歹!」

经过我的工位时她没忍住说了一句。

我捅捅他的胳膊:「她和你说什么了?」

曲萧然笑着按了下太阳穴:「先是给我看了她以前那些一塌糊涂的方案,然后显摆了一下自己在公司有人,最后嘛……」

他故意拉长了语调:「顺便在我耳边说了你的斑斑劣迹吧。」

「?我能有什么劣迹?普拉达

他弯着手指,一个一个给我数:「目中无人、装阔、虚荣心强、拿我大半年工资请客、嫌弃我送的廉价电动车……」

还有一条他没有说,我也是后面才知道的。

和上级领导不清不楚。泰格豪雅

「不然她怎么可能刚来就那这么多单?我看她这次的方案肯定都是让别人帮忙写的。小伙子帝舵 (5)你可长点心吧……」

游艇一直雷达 (3)都不明白怎么她对我的恶意这么大,但后来终于想明白了。

恶意原本就不需要任何理由。

「放心吧,就算你有这么多缺点我也不会放弃你的。」

他佯装大度地拍了拍我的手,语气贼兮兮的。

「滚啊!」

我当即就想就要去找张莉莉理论,却被他拦住。

他不慌不忙地从兜里掏出一根录音笔,塞进我手菲拉格慕里,朝我眨眼睛。

「放心吧,气我会帮你出,现在证据都交给你。」

震惊,他出门居然还随身带着录音笔。

里查德米尔那你和她说了什么?」

我等着他的什么装 X 言论,结果他只是轻轻笑了笑。

「我说,别说这点钱了,只要你喜欢,我一辈子给你卖命。」

我表情愕然地握着那根录音笔,半天都有点回不过神来。

11

当天下奥罗拉午,张莉莉就被叫进去大骂了一顿。

据说是方案的事惊动了刚准备爱彼接管公司的小少爷,她这个小组长的位子直接被撤了,手里的好几个项目都换了人。

我捂嘴偷笑的样子不小心被她撞见,一直到下班,她都用一种想要把我撞死的眼神看着我。

结果她不但苹果手表这么想了,还这么做了。

因为换了停车浪琴 (1)庞巴迪的原因,我和张莉莉第一次在停车场碰见了。

她指着我的摩托车嗤之以鼻:「你这种电动车也能停进车库里?」

我拍了拍后座:「大姐,这是摩托车,停在专用的停车位为什么不行?」

她翻了个白眼,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开始指指点点。

「那你先把你的破摩托车推到一边去,你堵在这我出不来。」

出不来是你车技不好好吗!法拉帝 (1)

我呼出一口气,算了。

结果张莉莉的这手就格拉苏蒂原创和脚一样,把车开得东拐西歪的,最后好像是故意对准了我的车似的,一下加速倒车把我的摩托车直接撞翻了。

我:?

这女canada Goose人对我这得多恨啊,车身被博士音响撞瘪了不说,还往旁边另一辆车上一蹭,两辆车直接双双去世。

我定睛一看,这又是哪个冤大头的宝马 3 系啊。

这下张莉莉也慌了,连忙里查德米尔下来查看旁边宝马的情况。

有点刮蹭,但是不算特别严重。

她松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我那面目全非的摩托车,语气惋惜实则幸灾乐祸。

「哎呦,你这辆摩托车怎么波西塔诺这么不经撞啊。」

我静静地看着她表演:「张莉莉,你故意的吧。」WEMPE

她捂着嘴:「你怎么能这萧邦么想我呢。我们好歹是同事,就算你平时对我吆五喝六的,可这毕竟是你男朋友省吃俭用送的,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实话实说,她这惺惺作态的样子真的让我恶心得想吐。

「别废话了,打电话让那个保险公司过来吧。」

「哎呀,算了算了,没必要。」

她挥了挥手,掏出钱包:「就这么点钱我直接赔你吧,2000 够不够?」

我直接被她气笑了,真是无知无畏。

我指了指我的车迈凯伦标:「看看这个车标,车厢带头盔,你这样的车我能买两辆。」

「不可能,不就是兰蔻一辆破摩托车,哪需要这么多钱,你想钱想疯了吧!」

她看我的眼神已经开始有点慌了。

一小时后。

初步验伤艾戈勒:钣金受损严重、装饰条刮蹭、还有后视镜豪客比奇转向灯车厢……

vespa 外壳即车身,这一顿修复下来相当于换了台新车奢侈腕表

张莉莉不敢置信地抓着我的手。

「于桥你疯了吧,你没事开这么贵的车在外面闲逛什么威图?」

我拂开她的手:「与其花时间想这个问题,我建议法穆兰你还是抓紧时间把钱凑一凑。」

12

我猜张莉莉肯定向赵经理借钱了。

因为他对我的态度都明显殷勤了起来。

可怜今天曲萧然打扮得西装革履,原本准备以副总的形象参观一下公司,结果刚进去就被张莉莉截了。

她眼疾手快地把他往门外一拉艾米龙,抱着胸,盛气凌人地看着他。

「你又来做什么?给于桥撑腰?我海鸥都说了钱已经快凑齐了,少不了你们的。」

「我……」

曲萧然开口想说什么,又被无情打断。

「就是因为今天我们副总过来所以你们想当面让我难堪是吧,我告诉至尊马爹利你,不可能!你现欧直在就欧米茄给我走,不然我就要美度叫保安了!」

这时候,考察团刚好坐电梯上来。

电梯门一开,就看到一位剽悍的女员工正扯着自家轩尼诗李察小副总的衣服不放。

「副总,这是……副总夫人?太阳谷冰酒

「副……副总?!」

张莉莉面波西塔诺色惊恐,手指无力地慢慢松开了。

「别乱叫,你们副总夫人可有礼貌多拉菲 (1)了。」

曲萧然笑得像个黑心资本家。

一整天,张莉莉都像霜打了的茄子,坐在工位上一蹶不振。

也是。

要是我指使副总搬东西,在意达马他耳边说他女朋友坏话,嘲笑他穷酸还要叫保安把他赶出自家公司,那我现在身上的忧愁也不会比她少半分。

趁着去茶水间经过她工位的当口,我偷瞄到她桌面的的文档上删删减减在打「辞职信」三个字。

哈,还算有自知之明。

当我哼贝尔着小曲回来欧米茄的时候,发现赵经理办公室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争吵。

办公室的人都艾美围过去凑热闹,我也好奇地伸出了半个头。

当着所有高层的面,一位身穿红衣的雍容贵妇横空出世,一把揪住了赵经理的耳朵。

「说,你今早把钱都转去给哪个狐狸精了?」

我惊了:「赵经理居然有老婆?」

旁边有人搭腔:「你也觉得他不配是吧西铁城 (1)。」

我:……

「早结婚了,孩子迪奥 (1)都两岁了。老婆是他以前客户的女儿,据说脾气特别暴,散打运动员呢!」

我立刻为张沛纳海 (14)莉莉捏了把汗。

一回头,她也时刻关注着办公室里的情况,脸色还特别不好看。

看样子赵经理不但借钱给张莉莉了,而且还是偷偷接济的。

其他同事已经帮忙叫保安了,但是里面的人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用力打开。

这位巾帼女英雄揪着赵经理的头发,一口宇联气冲到了外面。

「张莉莉呢,张莉莉是谁?」

沃利家的目宝齐莱光一下都落到了张莉莉的身上。

她的嘴唇都吓白了蒂芙尼,一下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就是你借了我老公十五万?」

面对正宫的逼问,张莉莉欧米茄哆嗦了两下,艰难地点了点头。

「我有点……急事……」

「哈,法穆兰你一个同事有点急事他就把自己的私房钱都提了出来,你和他什么关系啊?」

赵太太踩着高游艇跟鞋一步一步逼近:「他手机里那个帕玛强尼小宝贝是你吧?」

我差点笑喷,没想到赵经理一个中年大叔玩得这么油腻啊。

结果我的扑哧一笑差点酿成大祸。

张莉莉突然像抓住救命豪利时稻草一样,手指直接指住了我。

「不是我不是我……是……是于桥!是她!大家都可以作证,他们的关系绝对不正当,这次的项目赵经理都是私下里直接交给她的!」

一瞬间,大家的目光都开始若有若无地在我脸上飘。

「张女士,你知道诽法穆兰谤罪是要法穆兰坐牢的吗?」

曲萧然冷笑一声,把我强势地往身后一拉,挡在了我的面前。

「于桥是我芬迪的女朋友,未来的副总夫人。不知道你是对我有误解还是对我们公司纪梵希 (1)有误解,才能闭着眼睛说出这种荒唐的话。

「如果你今天拿不出证据,那我们就只有法院见了。」

说实在的,她这句话真的有点侮辱曲萧然了。

论外表、论财力、论学历,除非我有眼疾加脑疾,不然肯定干不出这种蠢事。

到这种时候,我才无比庆幸当时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了张莉莉,不然今精工天我岂不是只能任她污蔑?

于是我抬着头走到赵夫人的面前,笑着元宇宙打开手真力时 (1)机里的视频。

「赵夫海蓝之谜人,其实我这里有一段视频,或许你会感兴趣……」

13

最后,张莉莉声名狼藉地被辞退了,赵经理也因为这档子雪铁纳事家里闹得鸡犬不宁,格拉苏蒂不但自请离职还被净身出户了。

本以为事情就会告一段落,可曲萧然这个狐狸却笑得一脸神秘。

「别急,让子弹再飞一会。」

又过了没多久,办公室居然在传张莉莉被抓了,被判了三年。

罪名是侵犯商业秘密罪。

我这才知道,张莉莉被辞退后因为还不起车子的赔偿款,居然铤而走险偷了我的宇舶表最新方案,转而投奔了我家的公司。

嗬,那这不是巧大爷碰上巧大娘,巧到家了吗。

我家老爷子一看,罗杰杜彼有胆量,敢偷我家闺女的方案!

当场就直接报了案。

张莉莉怎湾流么也想不到,为什么她来对方公司投诚,钱没拿到反而雷达 (3)被抓IWC万国表了。

「其实那份方案是你故意让她偷到的吧?尚美 (3)

曲萧然半眯着眼睛,表情随意:「可选择权一直都在她手里,什么都不能成为犯罪的理由。」

「我爸说得没错,你真阴险!」

「谁法拉利让她胆敢欺负我家大小姐呢。」他哈哈大笑。

「对了,那这个项目怎么办?」

「不如……」他朝我坏坏地眨了眨眼,「不如就当做聘礼送给岳父大人吧。」

作者:阿鲸不是鱼

分享到

相关推荐

最新美文

最新电影

中文新书

英语新书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